您的位置: 首页>粤港澳大湾区 > >正文

快看!萤火虫在福田区莲花山飞舞-福田动态-福田政府在线

2021-04-02 10:37:05来源:

深圳莲花山公园里的金边窗萤。 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摄

3月29日23时,随着闭园时间到来,莲花山公园所有路灯一齐熄灭,转瞬间,莲花湖附近的步道上只剩下月光透过树丛洒下的斑驳光影。

不一会儿,在树影和灌木丛中,浮出了几个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光影,在暗夜中显得格外醒目。环视四周,夜空中逐渐有越来越多的小亮点儿上下飞舞。“萤火虫!”一位市民惊喜地叫出声来。

“这一带有很多萤火虫,在草丛里很容易能看到。”一位执勤的保安员笑着说。

夜探莲花山:荧光飞舞让人目不暇接

莲花山有成群的萤火虫出现——这是不久前深晚记者收到的报料。处于闹市区的莲花山真的会有很多萤火虫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深晚记者到现场一探究竟。

由于莲花山公园23时熄灯,熄灯后才便于探寻萤火从的踪迹,所以深晚记者连续两天的探访都选择在子夜时分进行。3月29日公园熄灯后,深晚记者在莲花湖西北侧的公园步道和通往北岭径的登山道入口大约数百平方米的范围内,观察到了大约30多只萤火虫。

3月31日0时15分,深晚记者再次来到莲花山公园,这次选择了西侧山脚下的一处草坪、灌木和树林结合部——东面的山体和茂密的树林挡住了月光,幽暗的背景让萤火虫的光亮在数十米外就清晰可辨。

果然,守候了不到3分钟,深晚记者在北侧的树林里发现了情况:一个明显的小亮点在贴近地面的地方突然出现,在距离深晚记者还有十多米的地方就忽然消失了。深晚记者正在瞪大眼睛仔细搜寻,一抬眼,就发现树林里又冒出来5个小亮点,同样朝着深晚记者的方向慢慢飞了过来。

飞着飞着,这几个小亮点又分成了两路,有两个小亮点朝着西南方向的草坪飞去,其余3个则慢慢地飞向山脚下的灌木丛中。目光紧紧盯着这3个小亮点,结果惊喜地发现,在灌木丛里又出现了四五个上下飞舞的小亮点,似乎是在准备迎接3位“小伙伴”的到来。深晚记者见状急忙蹑手蹑脚走向灌木丛准备近距离拍摄,但这一群小亮点很快就隐入在茂密的枝叶间不见了踪迹。

喜欢“躲猫猫”的小亮点是少数,在草坪南侧的一棵大榕树附近,很快又出现了七八个忽明忽暗的小亮点。随即,在灌木丛中和树林中,越来越多的小亮点开始上下飞舞,最多时有三四十个小亮点同时出现。在南侧步道附近也出现了多群飞舞的小亮点,大约5分钟后,又沿着步道向东南方向朝着莲花湖方向飞去。

凌晨1时10分,深晚记者离开第一个观察位置,前往莲花湖继续观察。在第一个观察位置的50分钟左右时间内,经深晚记者粗略统计,前后共计发现了超过100个飞舞的小亮点。

1时15分,深晚记者来到莲花湖西北侧的一个饮料自动售卖机附近,这是一个十字路口,南侧树林中有一个开阔地。由于两侧树木高大密集,步道和开阔地光线显得非常阴暗。深晚记者在这里继续观察了30分钟,相继发现了6个成群的小亮点,它们少则两三个,多则五六个,大多在离地1米以下的高度结伴飞行。另外,还有少量落单的小亮点在附近的草丛里出现,有几只一直趴在灌木和草叶上,不停地发出一闪一闪的光亮。深晚记者悄悄摸到它们跟前,然后打开照明灯对它们进行了近距离摄录。在强光下,这些小家伙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两只锯齿状的触角,金黄色的脑袋,一对镶着金边的黑色鞘翅好像一个斗篷披在身上。它们大多数一动不动地趴在原地,任由深晚记者拍照。个别的会慌慌张张地钻进旁边的枯叶下试图躲藏,只要照明灯一熄灭,它们马上逃之夭夭。

专家揭秘:“暗夜舞者”系金边窗萤

莲花山公园的萤火虫到底是什么品种,为什么近期变得如此活跃,这么多萤火虫集体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呢?带着这些问题,深晚记者采访了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教授付新华和深圳部分资深昆虫爱好者。

付新华教授是中国第一个萤火虫博士,同时也是一位摄影发烧友和科普作家。他发现并命名了雷氏萤、武汉萤、穹宇萤等多种三叶虫萤等我国独有萤火虫种类,出版了中国第一本《中国萤火虫生态图鉴》,翔实地记录了我国常见萤火虫的形态学及生物学特征,为中国萤火虫分类及发展奠定了基础。他还成立了萤火虫环保组织“湖北省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萤火虫研究和保护第一人。

在查看了深晚记者发去的莲花山公园萤火虫视频和图片后,付新华教授很快就做出了判断——金边窗萤。

专家观点:建议公园减少灯光或改造灯源

付教授告诉深晚记者,金边窗萤属于完全变态昆虫,从卵、幼虫、蛹到成虫一生四个阶段都可以发光,并且无论雌雄都可以发光。金边窗萤捕食蜗牛、蛞蝓等危害农林植物的软体动物,因此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主要在海南、两广、江西、福建、浙江、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区分布。

“萤火虫是一种重要的环境指标生物,对栖息地环境要求较高,所以我们可以据此推断出较多萤火虫出现的地方生态环境是相对较好的。”付教授说。

在得知在深圳的东西涌、福田红树林生态公园、仙湖植物园、梧桐山风景名胜区、笔架山公园等地都可以看见萤火虫后,付教授在肯定深圳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成绩的同时,特别强调了要加强对萤火虫栖息地的保护问题。付教授认为,城市建设的灯光会严重干扰萤火虫成虫的求偶和交配行为,导致它们因无法繁殖而种群灭亡。“不同种类的萤火虫繁殖时间不同。以金边窗萤为例,在深圳的繁殖期可以从春季持续到秋季。据我们的调查,影响深圳萤火虫种群繁育最大的因素是光污染,建议公园减少灯光,或者改造灯源。”他说。

若想亲近萤火虫,又不想伤害它们,该怎么做?深圳资深野生动植物爱好者刘蕾建议,可以参照国外开展生态旅游的方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例如马来西亚沙巴州亚庇市附近的红树林萤火虫栖息地,便成了当地旅游必去的地方——而想要维持住这门生意,就必须维持萤火虫所需的环境。这就是一种良性的循环。

“人类自认为舒适洁净的城市环境,从生态的角度来看,并非自然界生物所需要的环境。人类要与万物和谐共处,必须在这中间找到正确的平衡点。”刘蕾说。(来源:深圳晚报 记者 李晶川 徐娅)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滚动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