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医疗 > >正文

超130个药被出售 瘦身、外包等成位主旋律

2021-04-03 09:26:00来源:

跨国药企一般都比较实际,他们根据自身发展策略,有意识地剥离部分陈旧不赚钱业务、寻求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超130个药被出售昨日(3月31日),日本大阪-武田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田)宣布完成先前宣布的部分精选产品组合向OrifarmGroup(Orifarm)的销售,总价值为6.7亿美元。该产品组合包括在欧洲销售的大约130种非处方药(OTC)和处方药产品,以及位于丹麦和波兰的两个生产基地。这项撤资协议于2020年4月首次宣布。剥离的产品组合包括OTC产品和食品补充剂,以及心血管,抗炎,呼吸和内分泌治疗领域的精选产品,主要销往丹麦,挪威,比利时,波兰,芬兰,瑞典,波罗的海和奥地利等国家。该产品组合在咳嗽/感冒和维生素OTC品牌以及Warfarub和Levaxin等处方药以及其他区域性强力品牌的推动下,产生了约2.4亿美元的2020财年净销售额。正如此前宣布的那样,武田与Orifarm也已达成制造和供应协议,根据该协议,武田将继续代表Orifarm制造产品。此外,来自制造工厂,销售和市场营销专业人员以及支持剥离的投资组合和制造工厂的大约600名员工已过渡到Orifarm。某种程度上,武田已经将?卖卖卖?的瘦身战略贯彻始终,自2019年以620亿美元成功收购夏尔后,业界认为武田所面对的财务风险使其不得不不断出售自身资产。据悉,武田已经超越了其剥离非核心资产100亿美元的目标,并且自2019年1月以来宣布了12笔交易,总价值高达129亿美元。瘦身、外包、放弃产品成为主旋律武田只是众多大型跨国药企的缩影尤其是在中国,跨国药企对产品的外包、剥离动作频频:随着跨国药企原研产品专利保护的到期,以及中国本土研发企业的冲击,仿制药大幅降价来争夺原研药的市场,外企原研药在华市场的销售有所放缓。赛柏蓝曾了解到,在中国,因为一致性评价的推进,过评仿制药打造了新的竞争格局,再加上带量采购的降价,外资药企不仅在裁员,还在放弃产品。事实上,为了节约成本,聚焦核心领域,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外企通过剥离产品、转让销售权等方式集中发力于不易被仿制的创新药领域。无形中,这给了国内药企更多的机会,他们可以补充产品线,加强优势领域,借助外企有较高品牌认知度的产品,可以扩大现金流,提升企业竞争力。比如3月29日,百洋医药与罗氏制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罗氏制药将旗下两大肿瘤药产品希罗达®(卡培他滨片)和特罗凯®(盐酸厄洛替尼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市场推广权授予百洋医药。如果说转让推广权,外资药企仍然对产品具有控制权。那不少跨国药企则更为干脆,干脆瘦身甩包袱,放弃产品。比如拜耳出售或剥离了动物保健、作物科学、消费者健康三大业务板块;在宣布剥离仿制药业务一年多之后,迈蓝(MylanN.V.)和辉瑞旗下业务部门辉瑞普强(PfizerUpjohn)成功合并,晖致公司于2020年11月16日正式成立。这是一个典型标志,自此以后,辉瑞成功甩掉仿制药业务部门,专注生物制药业务。一边瘦身,一边专注创新药从武田收购夏尔,成功跻身全球药企Top10中可以看出,跨国药企之间的分分合合司空见惯,未来行业内的并购、出售也会更为频繁,各家药企销售规模在全球的排名也会随之不断更新。但大型药企一般都更为实际,他们会根据自身发展策略,有意识地剥离部分陈旧不赚钱业务、寻求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其中,专注首创新药领域就是业界共识。据了解,首创新药为企业带来的潜在收益巨大,受到的市场竞争较少,来自政府、舆论以及供求各方的降价压力也较小,将持续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此外,首创新药往往都是全球首创,为企业带来的巨大收益也体现在全球市场回报上。据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的数据,2016~2020年间,中国累计上市了200种新药,其中80%来自外资创新药企。从大众熟悉的达克宁、息斯敏,到被称为抗癌神药的PD-1,致力于不断研发创新药的跨国药企,通过像乙肝疫苗这样的创新产品,在中国获得了较大的销售增长。整体来看,相关部门通过不同的医药采购政策来控制中国整体药品支出:国家医保目录于2020年底迎来了最近一次更新,预计目录中采用的创新药将推动创新药企业绩的显著增长。而带量采购以量换价的采购模式变革,仿制药企业都将迎来更激烈的竞争,这将进一步推动外资药企剥离原研产品,向创新领域倾斜资源。

来源:医药网

相关阅读
  • 国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滚动
  • 粤港澳
  • 大都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