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医疗 > 正文

用良知创建美好的医疗环境

2020-08-27 09:42:00来源:

那年5月,我毅然放弃了原来的工作,被一位老板高薪请到深圳经济特区负责广告。坐在他迎接我们全家三人的轿车中,我欣喜若狂,我觉得自己是高尔基笔下的“海燕”,在这里将展翅翱翔。我下定了决心:我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回报他对我的青睐。

这老板年龄和我相近。大学毕业分到学校教书后罹患了乙肝。为了治病,他耗费了不少钱财,但迟迟不见好转,领了结婚证的妻子也吵着要“离婚”。不料他久病成“良医”,悟出了别人给他治病赚钱的“诀窍”而因祸得福。他出钱买了市科委的“科技创新金奖”,又出钱请报社在报纸上把他宣传为“乙肝专家”,边教书边承包了学校门诊部,用自制的中草药给乙肝病人治病。一时间病人纷至沓来,他的钱包迅速鼓了起来。不久,他又在一家医院承包了一个乙肝专科,这里的业务可谓是财源滚滚。

我是从湖南沅江市泗湖山镇华田乡莫愁湖村出来,在深圳经济特区找他联系业务时认识的。那时候,我和妻子、女儿租住在市郊一户农家猪舍改成的房中,从事成都市新华网络公司的工作。这工作没有底薪,工资就是业务提成。因无钱打电话预约,每天只能踩着单车深入企业,有时要多次才能找到人。

当时,我找到他的学校门诊部。他听说我喜欢文学,发表过作品,就半信半疑地请我在一家面向全国发行的报纸上给他发了一篇文章,没料到全国各地的汇款单如雪片般向他飞来,这让他欣喜若狂。从此以后,只要我来这里,他都视我为上宾,格外殷勤地留我在服务饭庄吃饭。有一次,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位慕名远道而来的病人。他夜晚住在宾馆边的招待所,到宾馆洗澡误被保安当小偷,身上的钱被洗劫一空。得到这消息后,我义愤填膺,找到那宾馆负责人采访,马上写了一篇通讯,发表在省报上。他看到样报后,对写他的10个字大为赞赏,奖励了我100元。所以,他在迅速向外省开设乙肝专科时,非要请我“出山”不可。

说是要我负责广告,实际上就是和当地医院谈租赁科室价格、签合同,和媒介人员谈宣传价格等。在旁人的眼中,这是一份没有体力,可以到各地旅游,而且收入丰厚的好工作。他们在羡慕我之余,都不约而同地称赞我从“糠箩”跳到了“米箩”中。凭心而论,我也这样认为。说实在话,他对我很好,我是他的“红人”。 他对我的报账从不怀疑,非常信任。在工资发放方面,从不要发票,从不拖欠。

但是,我除做份内事以外,其它的租住房、请医师看病、搬运药物、给领导送礼、甚至包括他原来的妻子要复婚、他和姑父及叔叔合作开乙肝专科的纠纷等,我都必需做。那时,他事无巨细,都找我商量,都要我出谋划策。他夸我“点子多,会办事”。确实,深圳经济特区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报纸,别人的广告都限量控制。我拿过去的“软文”不但能按时刊登,而且一个月两篇。

那时,他买了轿车,请了专职司机,带着娇妻和美女保镖,在酒店中吃喝,在宾馆居住。每天招摇过市,让我们羡慕不已。不过,遇到有关部门找上门来,他就如惊弓之鸟,躲藏在秘而不宣的地方“遥控”指挥我,而我拿着手机不敢怠慢,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他要我呆在医院的“大本营”随时待命,就是无所事事,也不能私自回家,必需要经过他批准。

那年5月,他又将开发新的医疗点,我奉命踏遍了深圳经济特区。那一月中,我拿着几张他给我的“乙肝专家”、“科技创新金奖”的报纸复印件,将大大小小的医院跑遍了,但他们都不愿合作。偶有意向的医疗单位,不是价格高就是条件差,最后才终于与一家军分区干休所谈成了。可当我兴致勃勃地要他来验收时,他那位比我小好几岁的娇妻却颐指气使,大发雷霆了,她指责我用了老板的钱未做成事。其实,这地方是他事先同意了的。而他此时竟默不做声,一脸事不关已的神态,事后他才向我解释。虽然后来我费尽周折在某单位火车站门诊部签好了合同,但这时国家广告法规定“乙肝病不能刊登广告”,这次篦子一样的劳动自然“胎死腹中”了。这个月找他结帐时,他像换了一个人,对我左查右问,竟然说现在没有工资。

记得那几天我一直在思索,反刍给他打工的经历。耳闻目睹了他派人先到中药市场随便购进一些草、根、叶,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人看出破绽,再粉碎加工,最后才贴上所谓“荣获科技创新金奖”的标签非法出售给患者。在看到有些病人用了许多钱仍没有治好的情况后,在看到有些病人债台高筑还可怜巴巴的乞求他后,在听到人们议论他病至今没痊愈而不敢检查血液后,在得到他治乙肝病的姑父死于乙肝病的消息后,我的心震撼了,我的良心和道德在激烈的交锋。我想:我不能再“助纣为虐”了,我不能再赚这样的钱了。

伫立在深南大道上,凝视着车水马龙,仰望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耸入云天,我百感交集。漫步荔枝公园,欣赏着绿叶和红花相映成趣,垂柳亲密地吻着水波,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我不远千多里到深圳经济特区发展,难道就这样两手空空地离开淘金天堂吗?难道就这样和深圳经济特区告别吗?我的理想想何时才实现?我的决定是否太草率了?我以后是否会后悔?人家梦寐以求而得不到的“米箩”,我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断送吗?退一万步说,他是老板,我是打工仔,出了问题也是他承担责任啊!想到这里,我不寒而栗。不!我不能有这样的侥幸心理了,不能打“退堂鼓”了!我主意已定,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了。虽然女儿读书亟需钱,虽然妻子没工作,但我打工赚钱必需要合法!我揩干潸然而下的眼泪,挽住住妻子和女儿,恋恋不舍地踏上了归程。

得知我做出决定后,他大跌眼镜,找到了我们低矮而逼仄的租住房,执意挽留我。他乜斜着衣衫褴缕整理废品的妻子和津津有味翻阅图书的女儿,抛出了最后的“灵丹妙药”:“我请过几个人负责广告,只有你是出类拔萃的。请你给我还干几年吧,你妻子也到我那做事,都给高工资。你们以后也可以买房了,也可以像我一样当老板了。”可我对此毫不动心。我像自己做错了事一样,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嗫嚅着说:“对不起,请你理解。”妻子看到我如此坚决,也斩钉截铁地表态:“我遵从爱人的决定。”他没有想到我们如此决绝,脸涨成了猪肝色,出门时气急败坏地丢下这句话:“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在‘米箩’有福不享,要跳到‘糠箩’中吃苦,真是‘蠢包’,你会后悔的!”

和他分道扬镳后,我毅然迈进深圳经济特区主管部门举报,使他得到了严厉的制裁。和他分道扬镳后,我果然被他言中了,果然从“米箩”跳到了“糠箩”中。尽管我像“丧家之犬”一样到过一些地方应聘,尽管后来遭受了许多人谩骂我从“米箩”跳到“糠箩”中是“木匠做枷——自作自受”。万般无奈的我迫不得已地到深圳经济特区的一家报社工作,从事过几年异常艰苦而又收入微薄的广告业务。但正是在这里,我发现了“新大陆”,从而开拓施展了自己的才华的天地,拥有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打工的路上,每人都想从“糠箩” 跳到“米箩”, 都希冀迅速致富。而我却反其道而行之,心甘情愿地从“米箩” 跳到“糠箩”中生活。我认为:我们打工时,不能见钱眼开,不能见利忘义,不能唯利是图,一定要坚守良心、道德、法律的阵地,否则一旦沦丧,就将铤而走险,玩火自焚。虽然现在和开名车、住别墅,锦衣玉食的富翁相比,我仍在“糠箩”中刨食。但我想:纵使拥有富可敌国的“米箩”, 只要是不义之财,就羞于和我的“糠箩”相提并论。因为最终他必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而我的“糠箩” 通过自己的奋斗,最后会变为“米箩”。

在深圳经济特区发展,我觉得和它都在砥砺成长。它由一个小渔村,沐浴党和政府改革开放的政策恩泽,蝶变为现代化的大都市。我也应该自豪,在创建深圳经济特区美好的的医疗环境中,有我的贡献。

简介: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已发表许多作品,荣获《散文选刊》杂志等主办的“中国年度散文二等奖”、《光明日报》主办的“濠江杯”“逐梦中国我的读书故事”全民阅读征文二等奖、教育部关工委社区教育中心和《课堂内外》杂志社及重庆市科普作家协会举办的“寻找我身边的好老师”全国大型征文三等奖及其它全国文学征文数十次奖励,作品被编入多本书籍。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