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医疗 > 正文

专家揭秘医保谈判:每分钱都是争取的焦点

2019-11-30 09:25:00来源:

回想起近期进行的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吉林省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局副局长刘宏亮深感压力山大。我每天习惯性佩戴手环,其中11月11日,也就是谈判的第一天,监测数据全天压力红标,整个白天超过11个小时持续处于高压状态。11月28日,刘宏亮在国家医保局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新闻发布会作出上述表述。今年是谈判药品品种数量最多的一年,有150个药品纳入谈判范围,要在较短时间内全部完成,对刘宏亮这样的现场谈判专家来说,的确是一种巨大的考验。刘宏亮表示,平均每天10余个品种的谈判,每一次都是理念、价值、心理的激烈碰撞,专家团队的精神和体力都是高度紧张。不过在压力之外,医保的战略购买力和谈判中话语权的显著提升、过去药品谈判经验的有效积累、企业社会责任感和对医保方案的认同、让参保患者用得起好药的目标等多种因素综合在一起,也让谈判专家们信心与责任感倍增。最终,11月28日公布的谈判药品名单显示出此次谈判卓有成效。150个药品中谈成97个,全部纳入医保目录乙类药品范围。其中,119个新增药品中有70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降幅为60.7%;31个续约药品中有27个成功,价格平均降幅为26.4%。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正是多方共同努力促成的结果。聚光灯下的谈判全程录音录像本轮谈判药品均为临床价值高但价格相对较贵,或是对医保基金影响比较大的专利独家产品,其治疗领域涉及癌症、罕见病等重大疾病,以及乙肝、丙肝、高血糖、糖尿病等。企业会提出自己的出价方案,这就需要谈判专家们有充分的准备,特别是在底价的测算上。底价测算被认为是谈判的核心环节。底价的高低,很大程度上能决定这些药品能否进入目录,也决定了进入目录以后医保基金和老百姓的负担。测算专家组成员、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表示,在2019年国家医保准入药物价格谈判中,国家医疗保障局组织了药物经济学测算专家组,共遴选了近40名来自全国医学和药科大学、研究机构和医疗机构从事卫生技术评估和药物经济学研究的专家。专家对150个谈判药物进行药物经济学评审。胡善联表示,每个专家按分配到的任务对每一份申请报告按统一标准负责审查,在20余天时间内就提交了评审报告,并提出对药品价格的意见。胡善联表示,在测算过程中,结合中国的经济水平,专家组探索了适合中国药物经济学评审的成本效果阈值,同时广泛运用药物经济学模型进行底价测算,大幅提升了科学性。与此同时,专家组也充分运用了国际参考价格,以10个发达国家、亚洲国家和境外地区的价格作为参考,并根据我国人口和疾病的患病率情况、市场规模等特点,希望谈判的价格能低于国际最低的参考价格。在医保目录调整谈判过程中,每一种药品的谈判底价都会装在一个信封里,作为医保购买方的国家医保局购买药品的价格。谈判开始以后,专家组才能打开信封,获知这个药品底价是多少,并以此为依据来和企业进行谈判。专家组每天随机抽取谈判间,进了谈判间才知道所谈品种,谈判时才知道药品的医保底价,也就是说除了专家团队是固定的,其他都是随机的,谈判过程全程录音录像,所有工作均在聚光灯下完成,而且全程实施封闭式管理模式,保证了谈判工作的公开、公正与公平。刘宏亮说。企业两次报价若超过预期价15%将出局有了精准的测算数据,还得配以强有力的谈判专家作为支撑,才能保障谈判取得成功。刘宏亮所在的第三组专家团队,人员来自吉林、辽宁、广东、广西、海南,可谓天南海北。这些谈判专家从业时间最少的也超过了15年。刘宏亮表示,有很多从医保启动之初就从事这项工作,其中有专门设计制定政策的,也有专门经办服务的,都是医保一线的成员,理论深厚、经验丰富。据悉,在谈判前,专家都要学习谈判守则,签订保密和廉政承诺书及无利益冲突声明,严守纪律。谈判前还进行了精心的业务培训,使专家熟悉工作流程并吸收以往工作经验,快速提升实战水平。谈判时我们会根据每一个药品的具体情况,从药物应用、待遇给付、个案对比等诸多因素制定个性化的谈判策略,谈判后我们还要进行情况交互和小结,提升谈判能力。刘宏亮说。记者获悉,此次谈判采取市场策略与药物经济学策略分别使用的方式,通过竞争性谈判与比价磋商相结合的方式开展谈判。竞争性谈判也是此次谈判的亮点,即不设定最低价,让企业各自报价,按报价由低往高确定入选品种。比如此次丙肝治疗药物谈判就引入了竞争性谈判方式。共有4家企业的6种药品入围谈判。福建省药械联合采购中心的林崧表示,我们对申请谈判的6种药品先进行临床疗效评估打分,再由企业打包报价,谈判组依照规则对企业报价进行现场换算,判定谈判结果。最终,通过竞争性谈判,3种丙肝药品谈判成功纳入医保,药价降幅平均在85%以上。大多数品种采取的是比价磋商方式,即国家医保局先确定医保支付预期价,由企业报价两次,两次报价均超过预期价的15%将会出局。央视新闻报道的一款抗糖药谈判过程引发公众关注。企业第一次报价没有在医保谈判价格范围内,其谈判代表马上重新调整报价。这款药国际价格每片相当于7~8元,企业第二次报价只有4.72元。价格入围了,但谈判代表还是希望这个价格能再降低一些,希望以更合理的价格纳入医保。作为谈判组成员,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努力引导企业报出诚意价格,并通过磋商谈判,促使企业最终报价不高于事先确定的医保支付预期价格。而企业一方也因有前期的充分沟通基础,能够进行客观理性报价。林崧说,这种谈判方式既加大了与企业的有效沟通力度,引导企业合理预期,又最大限度严格保守底价信息,谈判时实行抽签双盲方式来确定谈判地点及产品,有效保证谈判的公正透明。谈判专家们竭尽全力争取价格,正如刘宏亮所言:每一分钱都是我们争取的焦点。而每天10余个品种的谈判,也让谈判专家们的时间显得格外珍贵。刘宏亮表示,为了节约时间,团队用餐时都集体行动,节省出时间以便于交流。虽然谈判期间平均每天只能休息4~5个小时,但一进入谈判间,全体成员都热情高涨、全力以赴,完成好每一轮磋商。是团队的坚持给了我们自信。

来源:医药网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