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男频小说 > 正文

二嫁神秘老公在线阅读

2020-02-04 14:26:00来源:

《二嫁神秘老公》的男女主是慕小乔江起云,是网络作者见字如面原创作品,挽竹文学为您提供二嫁神秘老公在线阅读。小说段落试读:我哥在我身旁,眼明手快的反手捂住我的嘴,示意我千万别出声。我回头看,身后哪有江起云的身影,可是刚才听到的这句话确实是他。

《二嫁神秘老公》内容精选:

这声音几乎是贴着我耳廓响起,直直传入鼓膜。

撼得我心神晃动,差点脱口喊出他的名字。

江起云,你来了?

我哥在我身旁,眼明手快的反手捂住我的嘴,示意我千万别出声。

我回头看,身后哪有江起云的身影,可是刚才听到的这句话确实是他。

除了他,还有谁能将一句“软话”说得如此疏离淡泊、清冷倨傲。

我哥一个劲冲我使眼色,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我明白他的意思。

——你别分心好吗!魂不守舍的会拖后腿啊!

本来偷偷混入队伍,就要适当的与前面的人保持距离。

我们身前那两个戴着白色孝帽的背影都快融入黑暗中了,而且整个队伍沉默得像一出默剧,我们发出任何声响,都有可能暴露。

黑暗中,周老幺低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要过桥了……闭眼闭口,莫要发出声音……”

我和我哥对看一眼,这周老幺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些族人也是,一个个闭口不言,只有请来抬棺的那几个人牙关打颤、低声问道:“周叔,这里又冷又滑,闭口还没问题,闭眼睛怕是要走到河里去……”

“咄!”周老幺低啐了一口:“莫要乱说话!这土桥就这么一小截,闭着眼也能走!你们把手搭在前人肩上,我来引路!”

“……就算不闭眼,这里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到啊,周叔你是怕我们看到你家祖坟的路吧?”有个男的不满的嘀咕道。

周老幺收起来那副圆滑世故的嘴脸,带着一丝凶狠的警告道:“你们收钱办事,就闭嘴少说话,要不是看你们命火旺,我都不敢要你们来抬棺……快走……”

命火旺吗?

我刚才在小院外与这几个抬棺的人打过照面,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生辰八字,但光凭感觉,也就是几个普通人啊。

而且他们在这里都冷得打颤了,命火旺的人不会这么容易被阴邪之气影响。

我心中记挂着姨公的嘱托、眼前的事情也让我紧张,偏偏我还分心想着江起云——刚才那句话是他在我耳边说的吧?为什么他不出现?

还在生我的气吗?

“……小姐姐,这水里好清凉,来跟我们一起玩呀……”冷不防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入耳朵,我浑身一震,侧头看了眼脚边。

黑黝黝的水面反射着天上的月光,那河水中,一张女子的面孔若影若现。

水鬼?!

我条件反射的掐诀,水鬼的头一下潜入了河底。

“谁在后面!”周老幺敏锐的感觉到异样,立刻低吼了一声。

前面的族人纷纷侧身回首,我们要被发现了?!

周老幺那半张脸映着月光,在棺材前凶狠的看了过来。

我哥反应奇快无比,他立刻跟着族人侧身回头,打量了身后一圈,然后又看了看我,朝前方的周老幺摊了摊手、耸耸肩、摇摇头,装得特别无辜!

周老幺一开始就说了闭眼闭口,所以我哥这沉默的表演让他面色稍微缓和了些。

他的语气带着恨铁不成钢的:“你们这些不成材的东西……都说了要闭眼闭口,老祖宗留下的训诫一个都做不到,这样怎么得到祖宗庇佑!”

“都是些废物啊……过了桥都给我滚回去,我自己送上山……”他絮絮叨叨的念着。

自己送上山?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扛着棺材上山?

我哥使劲掐了我手心一下,我低着头不敢吭气——看到水鬼我不自觉的掐诀,才刚起手呢,那水鬼就不见了,这都成精了吧。

我偷眼看了看我哥,慕家小爷的眼神晶亮,周老幺这种神神叨叨的举动勾起了他的兴趣。

族亲送葬的人员比较零散,我哥放倒了两个,剥了人家的孝服,让我俩能充数跟着走到这里。

土桥对岸,黑暗中景色朦胧。

普通人会以为这是雾气,可是行走阴阳的人几乎都能分辨出来。

这种仿佛隔着一层毛玻璃的景象,是气场混乱、阴阳两隔的混沌之处。

桥头,周老幺让放下棺材,他解下自己腰间的绳子,自己拖着棺材下了桥。

他走入桥对岸的那一瞬间阴气弥漫,抬棺材的几个后生浑身一抖,咕咚几声全都倒下了,他们身后的族人仿佛早已预见,伸手将人架住,抬着往回走。

这套流程很熟练了啊?

我哥冲我使个眼色,我们往桥两边让了让,让这些族人将昏倒的抬棺人顺原路抬回去。

我看着身后幽幽的河水,水面上倒映着月光,水下面黑黝黝的一片,让我心生恐惧。

我怕水,这是心理毛病,估计改不了了。

这跟我以前的经历有关,我看书上说深海恐惧症也是幽闭恐惧症的一种类型,都会感觉自己处在禁闭的空间中无法逃脱,因此引发恐惧和焦虑。

离水近了,我会觉得自己要坠入其中,呼吸都会变得急促。

黑暗中,一只清冷的手托住我的后腰,那冰冰凉凉触感透过衣料浸入肌肤。

是他,他肯定在我身边。

可他为什么不愿意现身呢,反正外人也看不见他呀。

我不过就是编了一句善意的谎言,有必要这么生气么……

“江起云,你这——”

你这小气鬼!

仙家尊神还跟我一个凡人怄气、还不愿见我!

我忍无可忍,被我哥眼明手快的捂住嘴巴抱着往前一跳,下了桥。

桥后面好冷啊!

地上一条痕迹,那是周老幺拖棺材上山的方向,他一个老头儿居然真的自己送棺上山?

我哥看了看四周觉得暂时安全,悄声训斥道:“小乔你怎么回事,我们这是在处理事情,你老分心!”

“我……我……江起云他好像来了,但是又不愿意现身,刚才也是,他、我……”我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哥长叹一口气:“你这情商,就不适合吵架怄气,我看他是故意捉弄你,哥给你支支招啊——这种时候,你越是表现得在乎他,他越得意,你越是表现得专注自己的事情、不理他,他没一会儿就会自己现身了。”

“……真的吗?”我怀疑的问。

“真真的!两性关系就是看谁更在乎,信我!”我哥将孝服一扯,将里面的冲锋衣兜帽戴好:“走,姨公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就在前面了——忙完了这事儿,你们两口子再自己回被窝里怄气去!”

来源:挽竹文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