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男频小说 > 正文

二嫁神秘老公慕小乔江起云全章

2020-02-04 14:27:00来源:

《二嫁神秘老公》中的男女主人公叫做慕小乔江起云,是作者见字如面的最新力作,喜欢的小伙伴赶紧来挽竹看二嫁神秘老公慕小乔江起云全章节在线阅读吧!小说精选:修行之人生活俭朴,姨公把自己的钱都寄回老家,修桥补路、救苦济贫,因此连带着老周家在村中颇有名望。

《二嫁神秘老公》内容精选:

姨公家兄弟四人,他是老大,幼年离家后就没回来。

沈家现在家大业大,也有姨公一份功劳。

修行之人生活俭朴,姨公把自己的钱都寄回老家,修桥补路、救苦济贫,因此连带着老周家在村中颇有名望。

这次他灵枢回乡,村里受过帮助的人家都挂了白纸灯笼,一眼看去,大半条村都沉浸在肃穆的气氛中。

老周家现在只剩一个男人可以主事,就是我眼前这位只有半张脸的男人,周家老幺。

沈家弟子上前行礼,然后朝我这边欠身,将我介绍出来。

周老幺看起来有些凶狠,但开口说话时,还算圆滑世故。

“怎么是沈家家主亲自来了?有失远迎……”

我欠身行礼道:“姨公在沈家几十年颇有人望,如今仙去,落叶归根,沈家自然要遵从遗愿送他归家。”

“那您派个人来就行了,我们这儿穷乡僻壤、路又不好,您亲自来多折腾……”周家老幺那半张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没事,不折腾,您这么客气是不是不欢迎我们?”我问道。

我本意是缓和下这生疏僵硬的客套话,可没想到对方脸色变了变,忙不迭的解释道:“哪敢不欢迎,沈家这些年帮了我们很多,是贵客,只是……我们这里有些习俗恐怕您看不惯……”

“入乡随俗,这我还是懂的。”

“那就好、那就好……”他抬抬手,身后上来几个族亲子弟,帮着从车上将灵枢抬进老宅。

我们跟在后面,我哥低声说道:“周老幺这脸看起来挺可怕,不过人还挺能说会道的。”

一旁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忙接口道:“这个周老幺人挺好的,脸上的伤是以前救火的时候伤着了,后山那条防火带,就是他一锄头一锄头铲出来的,村里人都挺感激他。”

“噢……”我们点点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是我们进村来头回听到“后山”。

我哥给村干部递过去一支烟,问道:“刚才他说贵宝地有些习俗,怕我们看不惯,请问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吗?”

》》》

姨公老家这边有个奇怪的习俗,子时送葬,半夜上山。

这在我看来很奇怪,不过国家太大,我们也年轻见识浅,说不定有些地方确实有这样的风俗。

山峦叠嶂、怪石嶙峋。

就是我对这里的第一印象。

这里的居民不富裕,红白喜事都需要各家各户帮忙——需要“挂礼”。

我们也入境随俗,代表慕家和沈家各自挂了一万元的礼,登记礼金的老头儿惊讶的看着我们。

“……我们是不是挂太多了,早知道就挂个五百一千。”我哥微微蹙眉,低声对我说道:“财不露白,我没想到这里这么穷,别惹出什么事端才好。”

周家老宅门口的大树下已经搭起了塑料棚,里面摆了几十张桌子,我和我哥带着沈家弟子坐在一桌,村干部派了几个村民坐在这里相陪。

我哥惦记着后山的事,发了两包好烟给这些村民,跟他们聊起天来。

“你们平时不去后山吗?”我哥好奇的问。

村民都摇头,说后山看着近,其实有一条山沟隔开,常年雾气弥漫,一不小心就跌到沟里,就连坟头都不会选在那边。

而且周家老幺这些年,就在绕过大山的背阴面挖防火带,看到有人过去就会被他吼回来。

“以前后山烧过,他的脸就是在救火时被烧了,所以他担心又有人去后山引起山火,村委会也不让村民们进去……”

“可周家的祖坟在山里。”一个村民插了句嘴。

“对,周家在咱们村也算是大姓了,宗亲加起来三四百人呢……他家祖上听说出过大官,就埋在后山,可能那时候路好走吧……”

“说不定周老幺是怕有人盗墓……前些年也发生过这种事……人都没出来……”

这些村民说话也没遮拦,加上看我哥又觉得是“金主”,就说了一些关于老周家的八卦。

周家老二,在十几岁时在去后山玩耍失踪了,老三家的儿子几年前跑去后山也没了人。

“那后山平时完全没人去咯?”我哥追问道。

村民们哂笑道:“也不是完全没人去,我们这里打工的男女出去,一年才回来一次,有些留守的老公老婆,甚至有些孤寡的老头老太,耐不住寂寞偷情的、偷汉子的,就会大半夜偷偷去!哈哈哈,反正那里云遮雾罩的,抓奸都找不到人!”

旁人哈哈一笑,对这个说法颇为认同。

老祖宗说仓廪足而知礼仪,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在饭都吃不饱的地方只剩下本能的需求,哪里会顾及礼仪。

我低头看看时间,有些心不在焉。

——前天晚上跟江起云怄气了,昨晚我又在车上颠簸,一觉睡到了天亮,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出现。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他会不会来。

我会冲他大声说话,是因为确实很无奈,我现在就处于诈尸式育儿的苦恼中。

江起云管教孩子的方法与世间完全不同,偏偏孩子还很崇拜他,很听他的话。

可孩子还小,说漏了嘴会惹麻烦,我才教了一句善意的谎言。

他却生气了。

唉……要哄帝君大人可不容易,早知道就不跟他怄气了。

发火一时爽,事后悔断肠。

子时快到了,夜风从山坳口幽幽吹来,我忙回头四处张望。

我哥无语的说道:“干嘛,等你老公啊。”

扑啦啦……

一阵阴风吹动了路边散落的纸钱。

我们来时的路口,隐约出现了一顶白色的轿子——

来源:挽竹文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