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微金书社 > 正文

火煶新书:《似是故人归》电子书txt免费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知道你是性本善,嘴更贱

2019-12-03 07:06:00来源:

【极品小说】【经典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番外】

《似是故人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番外】「百度云+无删减」。

第1章 免费

第2章 免费

第3章 免费

第4章 免费

第5章 免费

......

搜索微/信公~众~号【微金书社】,关注后回复 :【3612】即可阅读全文。

重庆的夏天虽说热,但每天宅在家里吹着空调玩着电脑,饿了的时候在冰箱里翻出一大堆吃的来,要是这样都还觉得无聊,就一个电话把我正在读小学的表弟召唤过来,两人一块儿玩坦克大战,生活就是这么美好啊。

人们一旦对生活满足或是受到巨大的打击的时候,就特别容易萌发出诗情画意来,很明显,我属于前一种,我的脑子里面一直魂牵梦萦着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美好的时光总是像握不住的流沙,一下就没了。两个月的假期就像小白驹一样蹦跶着一下就过隙了,岁月却我身上留下雕刻的痕迹:养尊处优后整个人胖了三圈,脸圆成了豪华型月饼。

跟龙吟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我像她抱怨我跟国民经济同样涨幅的体重,她不相信,非要跟我视频,等她点开视频后,被吓得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等她爬回床上后说,丁一你怎么肿成这样了,你看现在我国经济以火箭的速度日新月异的发展,要让它停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你的体重也就减不下来,你还是让你妈赞助你机票去韩国削骨磨腮加抽脂,看你能不能变回正常人样。

虽然在舒冉的强大打击,不过胜在我有一颗比奥特曼还要强大,只要一点光线就能泛滥,坚硬得堪比金刚石的内。九月的时候,我怀着无限高涨的激情踏上了北上的行程,迎接大三新生活的到来。

到达k城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我拖着笨重的行李一走出车厢就被一股热浪包围。本以为走出了火炉,没想到九月的k城和重庆一样骄阳似火,这多少让我有些想怀念里面的凉快,以及冰箱里的娃娃糕。

“你丫不是说来接我么,怎么我连个鬼影都没见着。”我给龙吟打电话,她们三人都在我之前抵达学校了。

“丁大爷,现在可是午时三刻啊,你就不怕阳气太盛奴家魂飞魄散了吗?”龙吟捏着嗓子说话,依稀可以听到她的身边人地哄笑声。

“哎哟,姥姥,就您老人家的千年道行,上天下地不都不费吹灰之力,就快些来接我吧。”跟着龙吟这样的人一起不贫嘴生活就没有乐趣。

“你才是黑山老妖,还是发了福的皮球版黑山老妖。”龙吟只要一跟我贫就会对我人身攻击。

“你大爷的,真想往你脸上摔满汉全席啊!”现在体重就我而言是个敏感话题,谁说我就跟谁急。

“满汉全席我怕你倾家荡产,你把你脸上那块儿月饼扣下来给我得了。”她真是非要逼得唱沧海一声笑,谁负谁胜天知晓。

“一一,你别理龙吟,她就是爱贫,我们在水上人家,本来说等你到了宿舍再一起出来吃饭的,后来才是道徐戈他已经替我们订好了位子,就先过来了,龙吟还在嚷嚷着非要过来接你,我们告诉她你这么大一人丢不了,她才放心的。”于慕思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在我还没有来的时候,于慕思就已经在QQ上公布消息说届时会带着她的男朋友徐戈到k城来玩几天,正好又赶上她生日,就宴请了她的娘家姐妹团。

她和徐戈是异地恋,除了长假相聚,平时都是两地分离,像这样在k城里,和其他的情侣一样黏在一起,和彼此的朋友吃饭实属难得,我能感觉到慕思此刻的幸福,连我身边的空气都好像被传染了,呼吸起来有甜蜜的味道。

“嗯,我知道她性本善,嘴更贱,你们先吃着,我打车过来,一会儿就到。”我挂了电话拖着箱子走出火车站。

因为是中午,打车并不那么容易,K城的公交更是没有指望了,半个小时都等不来一班。我万分沮丧的坐在笨重的行李箱上开始怀疑人生。

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公交车,我啪的一下从行李箱上跳起来,提着它就往车上挤,奈何九月份是个上学的高峰期,一大队人马从车上下来,我被挤在人群中,不断向后退,等到人群散开,我到车门的时候处,开车的师傅用带着方言的普通话说,“挤不下啦,等下一班车吧。”我看了一眼天上火辣辣的太阳恳求道:“师傅你看我这么瘦,一定能挤得下的。”

师傅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后二话不说,砰地一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留下愣在那里沾了一身灰尘的我。他是对我这种胖子裸的歧视啊,我狠狠地踢了几脚立在地上的箱子,跟霜打过的茄子似的站在那里。

刚才还一起站在这里等车的人都坐上公交车走了,现在方圆百里内除了我连个活人都没有。就k城的公交系统,要等到下一班公交,那个时候我不是已经中暑了,就是成非洲黑人了,更严重的是我成木乃伊了。

那个时候舒冉一定会拉着龙吟和于慕思说,咱把丁一卖了吧,,那样我们就可以再去水上人家挥霍浪费骄奢淫逸一番。

那两人肯定会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木乃伊好像很有研究价值的样子,我们可以挥霍好多次呢。

想到这里就心酸得不得了,不过好在我喜欢自娱自乐,不管在何种艰难的环境下我都能保持快乐的心态。所以现在就算是烈日炎炎,我也唱着歌来娱乐自己。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吹得呀那个风车转那,蚕豆花儿香啊麦苗鲜……”

“喂,唱歌的,你精神挺好的嘛。”一辆雷克萨斯停在我的面前,车上的人探出头来,打趣的说。

“你才唱歌的,你们全家都是唱歌的。”等我看清这人没好气的翻了一记白眼,这人不是别人,就是上学期替我拔牙害脸肿的像个猪头,后来语言学概要挂掉的始作俑者。

本来我是想直接搬起这箱子往他脑袋上砸的,奈何箱子实在是太重,要稳准狠的砸到他的脑门上,操作起来的难度系数实在是太高,我舍弃了这一作战方案后,选择了最简单也最能表现我对他厌恶的方法,把那白眼翻得像上了发条一样连贯紧凑。

“你怎么了,眼部抽筋啊?”他无视我对他的反感,嘴角咧开一个好看的弧度。

“抽筋你妹啊!”虽然他笑起来很好看,俊俏的眼里还闪烁着灿烂的光辉,但现在我确实是只想助跑五十米往他脸上甩流星锤。

“还生气啊,在医院的时候我真不是故意不给你拍片的,再说我都给你道过谦了,好歹你也是一大学生,也别这么小心眼。”他真是坐在车里说话腰不疼。

“那你去挂科试试,再受语言学老师唠叨一年,他能让你折寿十年。”本以为能就此逃过语言学老师的祸害,没想到因为他间接致使我不得不和语言学老师再相依相伴度过煎熬的一年。

“后果这么严重啊,那你还是继续恨我好了。原本我还想让你搭顺风车的,照现在这样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啊。”他说罢开始发动引擎,准备开车离去。

“悠远,别老不正经的了,不是你停下来准备捎她一段的嘛,现在怎么又反悔了。”车的后座位上的窗户摇下来,一个跟我妈差不多岁数的中年妇女,长得很和善。“姑娘,大中午的不好等车,你是K大的学生吧,正好我们也走那边,顺道载你回去吧。”

想到我刚才我一直以为车上没有其他人,说话也不顾及,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人,竟有些不好意思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保持我的气节不上车,还是借着台阶下,赶紧做上车去,免得等会儿变木乃伊。

思考三秒钟之后,我把行李箱扔到后备箱就上车了,整个动作融会贯通如行云流水,车上两人都惊呆了。

我又不是白痴,各种豪门纷争和武侠电视剧里一直传达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至理名言,我也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当下,上车才是最要紧的。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