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才特区 > 正文

东莞多个正规屠场疯狂炮制注水牛肉 流入深圳平湖市场!

2018-04-11 10:44:33来源:

如果你问哪里才能买到放心肉,估计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政府的定点屠宰点,理由很简单,大企业负责,背后还有政府监管,检验检疫也肯定少不了。但我们最近就接到线索,说东莞市多个镇区的活牛定点屠宰场公然地为肉贩向牛肉里注水。哇,政府的定点屠宰点竟然也注水?我们记者先后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来暗访,拍下了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下面看看我们的注水牛肉大揭秘。

吓人!东莞多个正规屠场疯狂炮制注水牛肉

举报人:

“黄江镇也打水,清溪镇也打水。”

“那东莞别的地方呢?”

“还有茶山镇那个地方也打水。”

“是每头牛都能打?”

“对。”

3月29日,记者根据报料人的线索,首先来到了东莞市清溪镇的柏朗新围街,这里是东莞市清溪食品公司,门口挂着一个牌,写着东莞市生猪定点屠宰场。

 

但举报人却说,清溪镇的活牛屠宰其实根本不在屠宰场里面,而是在旁边的这几间铁皮房来进行。

举报人:

“按理政府定点屠宰的并不敢这么搞。”

“我说了政府没人在那里监管。”

 

由于天色太暗不利于观察,第二天下午,记者再次又来到了清溪镇。刚好,一辆装载活牛的货车正在卸牛,而铁皮房的招牌似乎也印证了举报人的说法:“生牛屠宰场”、“绝无注水”、“凌晨开始宰杀”。

 

记者当日发现,这几间铁皮房围得严严实实,唯一的突破口就只有离地将近4米的这几个窗户。

4月7日晚上,记者第三次来到了清溪镇。透过窗户望进去,发现一头黄牛已经被人开膛破肚,一名男子正拿着一根水管插进了牛的胸膛,似乎是心脏的位置。

 

过程中,这只死牛的四肢僵硬向上伸直,就像被“吹了气”似的。然当男子将水管从牛的胸膛拿出来后,牛的四肢又开始慢慢垂了下来。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委员吴立民从事注水牛肉的调查已经有20年。他表示,从记者拍到的画面可以判断,男子刚才做的就是向牛肉注水。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委员吴立民

“他不是一打就鼓起来吗?鼓起来后就硬邦邦的,脚都伸直,一般杀了后肉都是弯弯曲曲的,不会是很正的。”

为了进一步拿到确实的证据,记者冒险继续暗中观察。在蹲守一个小时后,也就是晚上10点半,一名男子从后面的牛栏里拉了一头牛出来,用绳子拉着牛头,不让它乱动,然后拿起铁锤,用力地一敲,牛迅速倒地。

 

但跟前面两头不一样,男子并没有急于注水,而是首先将牛血放干,然后开膛破肚并将牛皮拨开。

关键的一瞬间到了,从高速拍摄的连贯照片可以看到,男子将水管插进牛心脏后,牛的四肢迅速就僵直起来,可能水实在打得太多,不少血水从牛脖子里流出来。

在记者暗中观察的2个多小时里,并没有发现检验检疫人员在场。但如果说这处是私宰点,如此大胆挂出招牌,还紧挨着定点屠宰场,无疑是“太岁头上动土”。记者发现,这里一晚就能屠宰将近40头牛。

举报人:

“现场没有屠宰场或者政府部门的人看着吗?”

“没有。”

“他是肉贩自己打水还是屠宰场的人打水?”

“他自己打的。”

举报人还说,政府定点屠宰场注水的情况,并不仅仅在清溪镇发生,被誉为“中国食品名镇”的东莞茶山镇也不例外。

在前期踩好点后,4月8日凌晨,记者第二次来到了茶山镇。活牛屠宰的车间设在定点屠宰场的后方,并用黑色塑料网把窗户围住。机械化的工具,不锈钢的分拣台,地面也非常干净,看上去并不像注水场所。

然而,就在记者准备撤退时,却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住了。

一名含着香烟的男子拿着一堆布条,把一头劏开的牛捂住,似乎怕牛血会溅出来,然后一只手拿着水管使劲往里面捅。20秒左右,牛的四肢开始僵直起来。

据举报人说,东莞定点屠宰场的牛肉注水不仅不是个案,而且进去屠宰的每头牛几乎都会注水。有专家表示,拿着正规牌照去干违法的事,其实比地下的私宰窝点更缺德,更罪大恶极!

记者虽然已经分别在东莞清溪镇和茶山镇亲眼目睹了注水的情况,但证实举报人的说法,记者在3月29日,又来到了东莞的黄江镇。

这家活牛屠宰场位于东莞黄江镇西进四街。晚上9点半,记者发现,屠宰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放血、分割都有专人负责。

 

然而,这里的环境却相当简陋,除了只有水泥地板外,屠宰牛时也十分危险。例如画面中的这头牛,似乎受到了刺激不停地挣扎,在场的人也不敢靠近,但旁边的这名男子却十分勇敢,一手牵着牛绳,一手拿着一只螺丝刀,试图要将牛制服。

由于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统一穿着蓝色背心,陌生人一般都很难靠近。记者只能暂时撤退。

4月5日晚,记者再次来到黄江镇。只见一辆白色货车正停在里面,车上下来几名男子,一部分人拿起工具准备开工,另一部分就负责把牛牵进铁皮房。

 

这个时候,一名男子拿着黄色的水管出现在画面里,他跨过牛的胸腔,使劲地把水管往里面插。不用10秒,牛的四肢也开始翘起来。

相隔不到15分钟,旁边的另一头牛也开始注水了。但可能由于水压太大,打进去的水又从肌肉里挤了出来。

 

举报人说,送过来屠宰的每头牛基本都会注水,一般按照1斤肉打1两水来操作,但现场的工作人员也会根据牛的品种“因地制宜”,例如水牛,一般会比黄牛注得更多。

举报人还说,屠宰场只需要负责提供场地和水电,宰牛的师傅一般都是肉贩自带。

 

和清溪、茶山镇一样,记者在场的2个小时里,根本没看到身穿白大褂的检疫人员。而更离谱的是,直到晚上11点左右,依然有货车会把活牛拉过来,现场宰杀,有没有检疫不得而知。

虽然这个屠宰场的外围并没有挂出任何招牌,但在门口,记者发现张贴着一份通知,落款是“黄江食品公司”。距离屠宰场100米左右,就是黄江镇生猪定点屠宰场,上面挂着黄江食品公司的招牌,旁边就是动物卫生监督所。

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司系统中查询到,黄江食品公司成立于1986年,经营范围包括屠宰猪、牛、羊等。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委员吴立民

“明目张胆的,如果这样做的话,应该严肃地查处严肃地处理,这类合法的屠宰场也要停业整顿,如果这样的话老百姓还有什么可以信呢?没什么可信的,他们比非法地下屠宰场的做法更缺德了。”

看了这么多,还有一个问题,这样的“毒”牛肉究竟最后会销往哪里呢?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注水牛肉不仅毒害了东莞的老百姓,还运到了深圳。

在连续跟踪的两周时间里,无论是清溪、黄江,还是茶山镇,过来拿货的货车不仅仅限于东莞号牌,更多的竟然是深圳的货车,占了将近7成。

 

举报人介绍,屠宰场的作业时间也相当规律,12点前,由于运送需要时间,过来屠宰的一般都是深圳的肉贩,而1点过后的,基本就是本地人。

举报人:

“一头牛的话大概要打多少水?”

“保守来说四、五十斤。”

“这个量也不大,基本看不出来。”

“是看不出来,慢慢就赚得多了。”

4月5日晚,记者在黄江镇的屠宰场暗访时,大院内只停着这辆深圳号牌的货车。凌晨1点20分,货车从屠宰场驶出,记者一行尾随货车,经甬莞高速、从莞高速和S225省道,最终花了将近1个小时,来到了深圳龙岗的平湖市场。

记者在旁边观察,虽然市场的主要出入口都有保安看守,但肉贩从卸货到最后的上市,一路都非常顺畅。举报人说,肉贩之所以能有恃无恐,是因为东莞的屠宰场也能开出检疫票。

 

举报人:

“东莞有的出的票多,有些出的票少,因为深圳这边不能打水,那边东莞可以打水,在深圳拿点肉凑数检疫票,拿了票凑数就卖。”

记者假装是酒楼的采购,在市场里走了几圈,得知记者会大量入货,不少肉贩都显得非常热情。有肉贩好心提醒,如果是自家经营的餐厅,在平湖市场采购就必须懂得“行规”。

肉贩:

“这家铺也可以,下面那些就不行了,这家是正规屠场的,还有我和这档,其他的都是外面屠宰的。”

“外面屠宰是什么意思,私宰吗?”

“不是私宰,但在外面屠宰也有。”

“其他的屠宰场,外市镇的吗?”

“是。”

市场内的档主,似乎都对东莞运来的牛肉情况心知肚明。

记者算了一笔账,例如在平湖市场,鲜牛肉当天的批发价大概在33至40元不等,如果按照举报人的说法,1斤牛肉注1两水的话,一头“打水牛”就可以多赚1千至2千元不等。

肉贩:

“不看价钱35元都可以做到,我们牛展全干水45元一斤,他们打水可以卖42、43元,最后做菜的分量算起来一样的,所以我的牛展100多斤地交货。”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