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圳热线 > 入学教育 > 学前教育进入扩容普惠践行期 >正文

学前教育进入扩容普惠践行期

2016-07-27 12:41 来源:网络综合

惠及全国的“二孩”政策放开后,新增人口迎来快速增长。“就近入园”、“入公办幼儿园”是普通民众的期盼,推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满足大众的学前教育需求迫在眉睫。从2015年1月到2016年3月《“十三五”教育发展专项规划》文本进入编制阶段,到2016年3月至6月该规划正式进入发布与宣传阶段。各地方正在以此进度为参考,制订本地区规划编制的时间表,围绕着“扩资源、提质量”两大核心任务,推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当前,实施政府购买,引导民办园提供普惠性服务,让普惠的雨露洒在每个幼儿身上,更是各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

原标题:学前教育进入扩容普惠践行期

学前教育进入扩容普惠践行期

学前教育进入扩容普惠践行期

惠及全国的“二孩”政策放开后,新增人口迎来快速增长。“就近入园”、“入公办幼儿园”是普通民众的期盼,推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满足大众的学前教育需求迫在眉睫。从2015年1月到2016年3月《“十三五”教育发展专项规划》文本进入编制阶段,到2016年3月至6月该规划正式进入发布与宣传阶段。各地方正在以此进度为参考,制订本地区规划编制的时间表,围绕着“扩资源、提质量”两大核心任务,推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当前,实施政府购买,引导民办园提供普惠性服务,让普惠的雨露洒在每个幼儿身上,更是各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筹谋并实施的一项重大民生工程。在“十三五”蓝图规划中,作为基础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学前教育,正迎着“扩容普惠”的春风加快发展的步伐。

“完善”促改革,让新政更加接地气

翻开2011年至2016年的《各级政府教育工作报告》,年年都有关于学前教育的新规划、新任务。而国家全面实施的《“十三五”教育发展专项规划》更加注重教育内涵发展,对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可靠的人力资源支持具有重大意义。聚焦城市人口家庭,“入园难,入公办幼儿园更难”依然是沉积多年的问题;而小城镇及农村家庭也面临同样严峻的学前教育问题,地方民办幼儿园收费普遍偏低,一些地方只有300元左右,条件差些的幼儿园收费更低。

如此低廉的收费,又无其他收入来源,园所主办者为维持运营并赚取一定利润,几乎不可能做到控制班额、配齐“两教一保”。特别是大量存在的“作坊式”无证幼儿园无充足场地、无合格师资,只能为孩子提供“保姆式”照顾,安全、卫生状况存在诸多隐患。另外,幼儿教师工作十分辛苦,有的幼儿园一个教师一整天要照顾40多个托班的孩子。由于工作量大、收入低,幼儿教师队伍稳定性很差,许多教师初中、高中毕业就匆匆上岗,一些幼儿园每年调出调进的教师占到教师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保教质量无法保证。

2015年6月,四川省乐山市、区两级政府把有效缓解乐山城区“入公办幼儿园难,入民办幼儿园贵”现状作为重大民生工程,率先在乐山城区实施政府购买学前教育服务,安排投入资金250万元,计划购买1000个学位,招生对象为具有乐山城区城镇户籍且当年8月31日前年满3周岁的幼儿。虽然这项服务,让幼儿只花公办幼儿园的钱就能读到比较优质的民办幼儿园,但由于新政在当年6月才推出,加之不少家长对此持观望态度,经过审核,1000个学位,实际购买只有447个。政策“试水”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随后一段时间里,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在思考新政还有什么需要完善和改进的?

时至2016年5月13日,当乐山城区政府购买民办幼儿园学位招生工作会召开时,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同:招生对象增加了市中区牟子镇沟儿口村(含乐山翡翠社区)户籍的适龄幼儿,在户籍要求上,从去年仅限乐山城区城镇居民户籍变为乐山城区居民户籍。此外,承接主体的入围条件设置更为严格,必须是经市、区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设立的乐山城区民办幼儿园,近三年的年度考核中无不合格结论,且资质完备、条件价格一定要合理、办园条件较好、办园行为规范,以确保服务质量可靠。变化赢得了社会的认可,也让家长吃下了“定心丸”。这一点从报名人数上就可见一斑:截至2016年5月19日,共有810名幼儿报名,比去年多出近一倍。

“手拉手”共创优质普惠学前教育

一项新政的推出,总会让人质疑它的生命力有多久?从乐山试点政府购买学前教育服务的发展进程来看,2015年,乐山城区有20多所民办幼儿园报名,最终18所民办幼儿园承接了政府购买学前教育服务。而2016年,有30多所民办幼儿园报名,最终花落26所民办幼儿园。从目前社会反响来看,这项新政正逐步被接受。为了让它的生命力更持久,市中区人民政府在实施的各个环节进行严格管控。在购买环节上,由市中区教育局作为采购方,委托市中区人民政府采购中心进行采购,严格规范制定购买计划、公开购买信息、组织竞争性谈判、签订购买合同等程序,确保采购工作公开、公平、公正。为确保惠民政策不走样,对承接服务的幼儿园,主管部门会对其进行再跟踪管理,并纳入和公办幼儿园一样的监管,年终对其进行综合评估,如果不能满足办园条件或出了问题就会实行退出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