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圳热线 > 入学教育 > 行动者理论视角下的学前教育 >正文

行动者理论视角下的学前教育

2016-05-19 23:19 来源:网络综合

  内容提要:作为一种新的认识论视角和理论分析方法,奠基于事物为本哲学的行动者理论在过去30年间被广泛应用于社会科学领域。由于学前儿童的心理发展特性,行动者理论的视角对于学前教育尤为重要。以行动者理论的视角来看学前教育,将每一个人、事、物的意义还原到它们存在的本身,都将以自身的行动获得存在的真正价值。学前教育最核心的并非指导型的师对生的指导模式,而应以材料作为行动者的感应模式,以观念作为行动者的转译模式,以生命体作为行动者的呼应模式。教育者作为行动者之中的首席,更需要反思自己视野的真实性、作为首席者的自觉性以及所有行动者的教育性。

  关 键 词:行动者理论 行动者 事物为本哲学

  一、学前教育中的行动者与行动

  在传统观念中,“行动者”一词专属于人类,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特征的表现。行动者理论则对这一认识提出了挑战。法国社会学家卡龙和拉图尔提出的行动者网络理论(Actor/Actant-network Theory,简称ANT)[1]首次扩大了行动者的主体范围,既指人类(Actor),也指非人的存在或力量(Actant),包括不同类型的物质性事物与非物质性事物。之后,美国哲学家哈曼(Harman,G)在深入研究行动者网络理论后,围绕“行动者”这一概念提出了“事物为本哲学”,即一人一事一物皆可以为主角,[2]为“Actant”的合法性提供了哲学上的解释。自此后的几十年,行动者理论被广泛应用于包括教育学在内的诸多社会科学研究领域。[3]

  对于学前教育来说,这一哲学恰恰是最本质的视角。行动者理论最核心的突破之处是认可“Actant”也是行动者,由此解放了非人类,重新赋予“物”以本体地位。对于学龄前儿童来说,万物皆有灵,“物”原本就和人一样享有本体的地位,忽略这一视角的恰恰是作为教育者的成人。[4]以行动者的视角来看,儿童的泛灵并非是由于儿童的思维发展还处于低级阶段,而是一种事物为本的哲学视角。反倒是成人,因为失去了对周遭万物的先天理解能力而需要被重新赋予这一视角。

  然而,重新唤起失落的、对万物的理解能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早在19世纪,蒙台梭利就提出了“吸收性心智”以及“环境为教师”的重要概念。吸收性心智(Absorbent mind)强调婴幼儿可以毫不费力地从周围的环境里吸收大量的信息,将颜色、形状、大小、用途、结构等事物的特性吸收进来,逐渐积累经验,建设和加强他的心智结构。[5]“环境为教师”则提出了基于吸收性心智的儿童精神哲学的教育哲学:以包括人、事物在内的整体环境为框架来考虑学前儿童的教育。[6]这是一种非常接近于事物为本哲学的教育理念。行动者理论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回到万物皆行动者的大视野,以“行动”这一动态的功能性词语,而不是“存在”这种静态词语,作为衡量事物本体的中心。以这一视角来看,不管是人、事,还是物,都是行动者。而衡量行动者的标尺是行动过程及后果本身,而不是其他。这样一来,没有发挥教育作用的精美玩具、豪华但无法激发幼儿兴趣的环境、让学员昏昏欲睡的讲座专家,都是无力的行动者。而激发了儿童浓厚学习兴趣与探索欲望的一只小兔子、一块石头、一个游戏,都是强有力的行动者。

  二、学前教育中行动者如何行动

  以“人、事与物皆可以为行动者”的视角来看学前教育,自然会打破原有的惟有师生为行动者的窠臼,因为人、事、物作为行动者有完全不同的性质,其行动方式也会有质的区别。本文仅对幼儿园情境下常见的三种行动模式进行探讨。

  (一)材料作为行动者:结构感应模式的行动

  如果我们要理解一棵幼儿园教育情境中的树,惟有作为一棵树站在那里,亲身体验在空间和时间中发生的种种,才能够真正明确它承担的角色和功能是什么,这也才是行动者网络理论视角下的树。即幼儿园的树要发挥教育功能,就绝对不仅仅是一棵绿化树,而要成为这样强有力的行动者:“幼儿园的小朋友在游戏场上跑累了,就坐在大树脚下休息,和好朋友聊天或嬉戏。他们讨论树荫,听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发现大树一年四季的变化,比较这棵树的树皮和另一棵树有什么不同,把大树落下的叶子和树皮清理得干干净净,还带一些回活动室去。看见孩子们这么喜欢大树,老师们也因此将幼儿园游戏场上的大树放入了课程研讨和活动设计中。如此,大树不仅是小朋友的好朋友,也是老师们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