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 正文

华南农业大学扎根中国大地,110年办学弦歌不辍

2019-11-11 10:29:00来源:

一百一十年,沧海桑田,雄关漫道:1909年,广东全省农事试验场及附设农业讲习所正式成立,翌年改办为农业教员讲习所,办学层级相当于“高等学堂”。这是华南农业大学的前身,是我国近现代高等农业教育史上创建最早的学校之一。

110年前,唐有恒、利寅等建校先驱抛洒“农业教育要振兴中华农业”的赤子热血,扎根南粤热土;办学路上,华农走出“无核西瓜之父”黄昌贤、“半矮杆水稻之父”黄耀祥等农业领军人物,勇立农林高校潮头;春华秋实,丁颖精神不坠,“同届三院士”“一门三院士”的传奇故事鞭策着一批又一批华农学人。

百十载栉风沐雨,百十载薪火相传。传承至今,华农形成了优良的办学传统,培养出20多万英才俊彦,稳居全国百强高校,入选广东高水平大学重点建设高校,正向“双一流”目标稳步前行。

植根中华:振兴农业是时代的呼唤

1908年,刚刚学成归国的美国康乃尔大学博士唐有恒受命筹建广东全省农事试验场及附设农业讲习所。胸怀家国大义的他,在美国求学时就曾在案头写下“磨砺以须,俟他日精忠报国;蹉跎岁月,问何时养育国民”。

同年,在伦敦大学毕业的利寅回到广东,一起筹办学校。1909年,试验场和讲习所获清廷农工商部批复“切实兴办”,次年4月农业讲习所正式开学,设有农业总论、农艺学等13门课程,利寅在校任教。

在艰辛创学的十余年中,农业讲习所曾改建为广东公立农业专门学校,后成为广东大学的一部分,遂改为中山大学农学院。

身处乱世,民族危难当前,唐有恒、邓植仪、钟荣光、利寅、沈鹏飞、张巨伯等一批前赴后继的农学大家们以学校为根基,挑起振兴中华农业的重担。

邓植仪先后出任校、院长21年,他知人善任、扶掖新秀,让丁颖、陈焕镛等有振兴中华农业抱负的知名教授长期跟随在他身畔,为广东现代高等农业教育从低层次、单层次向高层次、多层次发展作出卓越贡献。

利寅在校任教终身,将一腔家国情怀铸入学术丰碑,融入后人血脉。新中国成立后,他动员儿女参军,儿子利国真、女儿利淑英都为革命事业英勇献身……

华农先贤的根魂,深扎于中华民族世代耕作的田地里,一刻也不能分割。

“一定要热爱农业,热爱农民,热爱农村,热爱农业生产。”著名稻作学家,“中国稻作学之父”丁颖曾如此语重心长地勉励华南农学院毕业班的同学。

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原中山大学农学院、岭南大学农学院、广西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和病虫害系的一部分合并成华南农学院,丁颖任首任院长。

振兴中华农业,兴办教育,是丁颖毕生执着的追求。在职12年,他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扩大学校规模,提高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使华南农学院成为国内少数设有农、林、牧、蚕桑、农机等多专业和多学科研究机构的农科大学,进入了全国知名大学行列。

1979年,经国务院批准,华南农学院成为全国重点高等学校;1984年,更名为华南农业大学;2000年划归广东省主管;2004年12月在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中被评为优秀;2015年6月,顺利入选广东省高水平大学重点建设高校。

这是一代代华农人为坚守“农业教育要振兴中华农业”初心,淬砺奋发、建业自强的110年;这是一代代华农人精耕细作、桃李芬芳的110年。

勇立潮头:雄才涌现青史留名

1929年,年仅15岁的赵善欢进入国立中山大学农学院农业专门部学习。当时国民党政府无能,虫灾严峻,赵善欢看到稻田因虫害而农作物连年歉收,就立志要掌握杀虫本领,投身生物科学。

他的勤奋好学得到丁颖、陈焕镛、邓植仪等名家的赏识。师从昆虫学家尤其伟后,他留校担任助教,深入广东十多个县,跋涉数千里,耗时两月余,完成《广东虫害初步调查报告》,并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后来,他成为了中国科学院院士。

立鸿鹄志,做奋斗者。这是赵善欢的故事,也是华农人的故事。

在壮阔的校史长河中,华农凝聚了一批活力四射、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学者。他们善于创新,在各自的领域中成为“开荒者”“奠基人”,同时还不忘关爱后学,将师者情怀沉淀为精神沃土,让无数学生汲取力量,茁壮成长。

——我国著名果树学家、园艺教育家黄昌贤首次用生长素处理培育出无核西瓜,该成果被列入1938年世界生物学成就之一,他也因此被誉为“无籽西瓜之父”。1952年起,他任华南农学院园艺系教授、系主任、热带亚热带果树研究室主任,在职期间培养了大批果树园艺人才。

——新中国成立初期,美国的旱地拖拉机到中国的水田里变得“水土不服”。任职于华南农学院的邵耀坚发明了水田拖拉机5号曲面叶轮,成为我国最早成功将轮式拖拉机开进水田的专家,开创了我国地面机器系统在华南地区研究工作的先河,奠定了华南地区地面机器系统研究的基础。

——被称为“半矮秆水稻之父”的黄耀祥,于20世纪50年代主持“水稻矮化育种”,育成第一个半矮秆籼稻品种“广场矮”。他培育的大批高产水稻新品种,为解决人们的温饱问题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为杂交稻的培育与应用奠定了重要基础。

——1980年,梁家勉创办“文革”后的第一份《农史研究》学术期刊,主办农史界第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在国内第一个招收农史研究生。其主编的《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史稿》,被誉为农史研究的里程碑著作。

华农人勇立潮头的特质,脱胎于“修德、博学、求实、创新”的循循善诱,成熟于农业救国、舍我其谁的雄心气魄,随着一个个的“国内第一”“世界首创”而被口口相传。

薪火相传:院士精神引领后世学人

今年8月12日,中科院院士、华农老校长卢永根与世长辞。生前,他和夫人将880万元存款捐给华农,成立“卢永根·徐雪宾教育基金”;身后,他无偿捐献遗体,支持医学研究和医学教育。

在华农的院士广场上、卢永根的院士雕像前,三五成群的学生献上鲜花,驻足默哀。他们中的许多人与卢老素未谋面,但早已被他一心向党、一生奉献的精神所昭耀,感染,驱策。

华农至今共培养出12位院士,学生们对院士故事都耳熟能详。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必是卢永根的老师、华农首任校长、广东第一位院士丁颖。

丁颖从事稻作科学研究40多年,创建华南第一个稻作育种试验场、培育出世界上第一株“千粒穗”、首次将野生稻基因转移到栽培稻、创建我国第一个水稻生态研究室……

他为学校和国家带来丰硕的科研成果,也给华农留下了“笃学明德,躬行践履,建业自强,求精图新”的丁颖精神。这是一笔千金不换的精神财富。

一片沃土,结实遍野。在丁颖影响下,1953届毕业生卢永根、庞雄飞、郑儒永三人先后当选院士,在全国高等教育界均属罕见。

一株稻穗,花开百年。华农水稻研究领域“一门三院士”亦常被人传诵。

在一张摄于1963年的老照片中,丁颖正在宁夏引黄灌区考察水稻,卢永根就陪在他的身旁。

被称为“布衣院士”的卢永根,在物质上坚守了一辈子的节俭,却花光一辈子的心血传承开拓。在最后的日子里,即便是在病榻之上,他还是反复嘱咐前来探望的学生:一定要传承好丁颖等老前辈留下来的珍贵种质资源。

“我的研究追随丁颖、卢永根同门两位院士,不搞花架子,踏踏实实,实事求是。”2017年,卢永根的学生刘耀光当选中科院院士。他一生专注水稻育性研究,心无旁骛,为了参加一次国际学术会议,甚至缺席了新当选院士的颁证仪式。

从建校先贤到院士巨擘,再到活跃于社会主义事业各个领域、各条战线的你、我、他……进入新时期,怀揣薪火的华农人活跃在社会的不同领域,彰显着一份同样的华农传承。

2011届毕业生林小龙首创“F5未来商店”,登上了2018年福布斯精英榜。他说:“创业者追求的不是外在的东西,要创造生活的价值。”

2011届毕业生吴俊松创立扶贫电商平台“绿稻人”,探索“互联网+精准扶贫”,如今合作农户已有上千户。他说:“我想把公益与商业结合,努力改善农民的生活,帮助他人的同时也实现自己的价值。”

2015级本科生林子森凭“迈创智鞋”夺得第五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金奖,目前已获B轮融资。他说:“大学生创业全靠躬行践履、建业自强的精神,这种精神也将成为未来公司文化的一种体现。”

百十载花开花落,又是一年秋。适逢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五湖四海一片林”的紫荆园也迎来了新的面孔。但是,一代代华农人对党和国家的赤诚、对学术的追求、对生活的热忱不曾改变。

在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华农将继续坚持崇尚学术、质量第一的办学理念,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的教育理念,努力把学校建设成特色鲜明、国际知名、国内高水平的教学研究型大学。

1 2 下一页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