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揭阳普宁一家五兄弟三人患尿毒症 老二早逝老幺生命垂危盼救助

2019-09-06 10:34:06来源:

进行肾透析的陈钦滨 受访者供图

文/记者 赵映光

一个家庭如果有一人患上尿毒症,这已是不能承受之重,而在揭阳普宁市占陇镇石港村的一个贫困家庭里,五兄弟中竟然有三人相继被确诊患有尿毒症,这个原本平凡而幸福的家庭,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支离破碎。

而更让人倍感唏嘘的是,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近年来更是苦难重重:五兄弟中的二弟陈钦伟在7年前因尿毒症去世;大哥陈钦武同年被确诊患了脊髓炎,治疗后留下了双脚酸软无力的后遗症;去年,已是尿毒症晚期的四弟陈钦杰在社会各界的热心帮助下成功做了肾移植,但仍需持续吃药治疗;如今,年仅22岁的老幺陈钦滨又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生命垂危,亟待适合的肾源换肾。

害怕亲手“送走”二弟的悲剧再次在五弟身上重演,今年32岁的陈钦武日前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说,高额的医药费对于他们这个负债累累的家庭而言,犹如是一个天文数字,他恳求社会热心人士能够帮帮他们,给他五弟陈钦滨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五兄弟四人患重病

陈钦武的父母陈镇发与陈素芳,均是普宁市占陇镇石港村人,早年以务农为生。除了陈钦武,陈镇发与陈素芳还先后生育了陈钦伟、陈钦雄、陈钦杰与陈钦滨四个儿子。

“那时候,虽然日子也比较艰苦,但是一家七口其乐融融,生活平凡而幸福。”陈钦武向记者回忆称,他们家的噩梦是在2002年左右开始的,当时年仅8岁的四弟陈钦杰因尿液带血,后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两年后,8岁的五弟陈钦滨也出现与哥哥陈钦杰相同的症状。自此,这两个弟弟就踏上了四处求医问药的路子,并且只能一直靠药物维持。

然而,病魔并没有就此收手,就在全家为两个小儿子的病情奔波劳碌时,2009年,刚读完初中就外出打工的二弟陈钦伟经常出现头痛等症状,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已是尿毒症中期。

与两个幼年发病的弟弟不同的是,陈钦伟虽然发病迟,但来势汹汹。陈钦武跟随父母先后辗转汕头、石家庄、合肥等地就医,但因囊中羞涩,最终还是选择在家进行药物治疗。2012年,陈钦伟病情迅速恶化,急病发作三日后,便在父亲陈镇发的怀里离世了。

“当时爸爸号啕大哭,妈妈几次哭晕了过去。”陈钦武说,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对陈镇发夫妇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而在父母仍未能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时,陈钦武自己也在2012年因浑身乏力前往医院求医就诊后,被确诊为脊髓炎。如今,在经过长达7年的求医治疗后,陈钦武留下了双脚经常酸软无力的后遗症,基本丧失了劳动力。

陈钦武告诉记者,他们五兄弟中,只有三弟陈钦雄的身体是健康的,也是兄弟几个人中唯一结婚成家了的。目前,陈钦雄仍在广州一家工厂打工,收入也相当微薄,“三弟在广州要租房也要照顾自己的家庭,生活过得其实也很艰苦,但每个月还是会寄点钱给我们兄弟几个买药。”陈钦武说。

“我父母早年务农,因家庭变故后,希望多挣点钱,便到普宁当地的工厂上班,两个人一个月收入加起来有五千来块,但基本上都用来买药了,家里生活只能靠低保度日,我和手术后恢复情况良好的四弟陈钦杰也只能做一些轻松的手工活儿帮补家用。”陈钦武告诉记者,因为多人患病,他原本贫困的家庭早已是雪上加霜,如今家里还欠着十几万元的外债。

祈盼社会救助让老幺渡过难关

病魔多年来的摧残,不仅让陈钦武一家支离破碎,也早已让陈钦武及其家人身心俱疲。但令陈钦武略感欣慰的是,他的四弟陈钦杰已在去年1月份成功做了肾移植,尽管仍需药物维持,但恢复情况还算良好。

说到此处,陈钦武感激万分。他说,四弟的重获新生,也让他们一家人仿佛又看到了希望,期待老幺也能通过换肾手术让生命延续下去。

其实,在陈钦杰病危的时候,五弟陈钦滨在去年9月初也被诊断出病情加重,为慢性肾脏病5期,但相较老四来说,他的情况稍好一些。陈钦武说,家里为了抢救陈钦杰,不仅花光了热心人士所捐赠的善款,而且还负债累累,实在是再无余钱让陈钦滨住进重症监护室治疗,只能让其一边做透析一边想办法。

但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今年7月份,陈钦滨身体情况急转直下,突然全身无力,头晕吃不下饭,后经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表示虽然透析可以暂时控制病情,但尿毒症治疗的最好办法就是进行肾脏移植,这也是他们生命得以延续的希望。

然而,陈钦武自己在心里算了一笔账发现,按照陈钦杰此前的移植手术费用计算,至少要为五弟陈钦滨筹集到60万元左右的款项,才能够顺利开展手术及后期治疗,这个数字对于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而言,无异于天文数字。

据悉,为了节省住院费用,陈钦滨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一个月后,目前已经回到了普宁市,入住普宁华侨医院,一边等待适合的肾源换肾,一边筹集资金。

“我们在网络筹款,已经筹到了超过17万元,但仍然有40多万元的费用缺口,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只能再次向社会求助。”陈钦武说,他五弟才22岁,未来还有很长的路,实在不忍眼睁睁地看着他和二弟一样离开,也不忍父母再次承受丧子之痛。

来源:金羊网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