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上海广州这些共同经验让市民扔垃圾时拎得清

2019-07-10 10:34:07来源:
上海街头,志愿者提醒居民正确投放垃圾 记者 梁怿韬 摄

【垃圾分类双城记②】

记者 梁怿韬 何晶

在多轮入户入手机的立体宣传下,上海市民在7月1日前,便基本知悉垃圾分类地方法规的施行。记者在沪采访发现,短时间内培养出的“上海经验”已让部分社区具有精准投放水平。对垃圾分类探索多年,相关行动走在全国前列的广州,也形成了一些行之有效的经验。这些经验不仅使广州人受惠,有的还影响到了上海。

走访上海,对比广州,记者发现,为了让市民在扔垃圾时“拎得清”,两座城市均使出各种“真功夫”,为垃圾分类这一世界性难题探索经验。

A 监督投放,把住分类头一关

7月5日,记者在上海老城区观察社区垃圾分类情况。在中心城区武定路,道路两旁多个社区均执行上午7时至9时、下午18时至20时的定时定点分类投放模式。记者看到,大部分居民可做到在投放点前分类投放,较多市民将湿垃圾破袋倒入湿垃圾桶后,将剩余的塑料垃圾袋丢进干垃圾桶。

如何在短时间内让市民养成垃圾分类习惯?记者发现,社区中,有一双双“熟悉”的眼睛在监督着大家。住在武定路44弄、现年78岁的王婆婆,便是一名督导志愿者。她穿着绿色志愿者马甲,在垃圾分类投放处提醒大家。“这是干垃圾”“这是湿垃圾”……对分类规则还不明了的居民在王婆婆的提醒下准确投放。到了19时许,垃圾车开进社区,看着干垃圾车收走大家分类投放后的干垃圾,再看看桶内待分类运走的湿垃圾,王婆婆露出了笑容。“退休在家,也没有其他事做,居委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当垃圾分类督导志愿者,我觉得垃圾分类是一种新时尚,就参与进来了。”王婆婆说。

这种志愿督导员守在桶边监督提醒居民分类投放的方式,广州此前推进垃圾分类时也已采取。日前,记者在穗采访时看到,天河区云龙苑这个在广州较早推行垃圾分类的小区,仍在继续招聘督导员引导居民分类投放垃圾。据悉,广州市黄埔区从2018年开始实行政府采购社区智能垃圾分类投放系统时,就要求中标者同步提供驻小区工作人员,管理设备督导投放,定期开展分类宣传活动。这种看起来需较多人力成本的方法,是目前较有效提升分类准确度的共同经验。

B 能卖就卖,更多垃圾被回收

“能卖拿去卖、有害单独放、干湿要分开”,这句垃圾分类口诀早就在广州街坊中传开。记者在上海走访时,发现上海社区也通过让低值可回收物尽快流通的方式,实现垃圾有效减量。在静安区新福康里小区,居民把废旧的衣服、纸箱、被子等装进名为“拾尚包”的低值可回收物袋子,交工作人员进行称重回收,从而轻松换取对应金额。工作人员介绍说,“拾尚包”回收方式在附近的小学也流行起来,孩子们将饮料罐存满一包,即可兑换成金额充作班费,既环保也可养成垃圾分类的好习惯。

在广州,“能卖拿去卖”推广时间已久。2015年,广州出台购买低值可回收物暂行管理办法,以90元/吨的方式补贴低值可回收物处理企业。2018年,这一办法升级为正式管理办法中的低值可回收物补贴制度,刺激着更多新花样诞生。有的街道将零散的“收买佬”收编,上门为市民提供“收买烂嘢”服务;智能分类垃圾桶纷纷把收购低值可回收物作为标配,连原本无人问津的废旧沙发床垫也因含有木材金属布碎等低值可回收物而变得“不是垃圾”。

C 严格执法,沪责令整改三千余起

上海垃圾分类之所以迅速吸引眼球,对不分类行为的执法力度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7月8日,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通报,法规实施以来,共出动城管执法人员18600人次,开展垃圾分类执法检查10100次。行动过程中,教育劝阻相对人7063起,责令当场或限期整改3521起,依法查处各类生活垃圾分类案件共199起。

“我不想被罚,也不想被罚了之后被报道,所以丢垃圾时特别认真。”一名上海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在强势执法的约束下,不少市民重视正确分类投放。

垃圾分类执法,不限于城管对市民的单向处罚。打开“垃圾去哪儿了”微信公众号,可见对环卫队伍混收混运的投诉渠道。市民若发现环卫队伍将分好类的垃圾混收混运并经该功能投诉举报,相关部门需在15个工作日内答复市民投诉。

相比于上海,广州城管目前的处罚密度相对较低,但也形成了执法常态。从6月14日至7月5日,广州城管每周五组织一轮垃圾分类执法。虽然罚单开得少,但广州城管会在当周执法中,对上一周做得不好被开整改通知的执法对象“回头看”,督促其整改。

“和广州一样,我们也会有‘回头看’程序。我们打算对过去一周的执法情况进行回访,针对执法情况分析各种违法原因,推动管理提升。”7月5日,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方面告诉记者,垃圾分类执法预计是上海城管执法部门未来一年的工作重点。

D 高度重视,两市领导基层调研

通过公开报道和政府部门通报,记者发现,无论是上海还是广州的政府部门负责人,近日均把垃圾分类作为基层调研工作的一部分。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在7月5日对上海虹口区嘉兴路街道进行调研。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温国辉则在7月6日对广州市增城区垃圾分类工作进行调研。

通过对上海基层的调研,应勇认为垃圾分类是一次理念、习惯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不可能一蹴而就、毕其功于一役,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充分发动,久久为功,引导市民自觉进行分类。

张硕辅在调研座谈会上强调,以更大决心、更大力度推动垃圾分类各项工作落细落实。在已经开展600多个示范点建设的基础上,全链条提升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体系,在全市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温国辉强调,推进垃圾分类工作,要做好“全”“精”“实”三篇文章。要明确各级各部门、各环节、各流程的工作责任,挨家挨户全面推开。要突出抓好源头减量和分类运输工作,加大设施设备建设力度,提升管理精细化水平。要严格执行制度规范和流程,严格执法监督,推动工作措施落地见效。

广州产餐厨垃圾处理机,助力上海垃圾分类 梁怿韬摄

链接

广州技术设备服务上海

市民辛苦分好的垃圾,如没有好的末端处理,效果无疑将大打折扣。为了给区内火烧岗垃圾填埋场减轻压力,广州市番禺区从2017年起积极探索餐厨垃圾就地处理,通过鼓励镇街将餐厨垃圾分出,并购置小型餐厨垃圾处理机就地处理餐厨垃圾的方式实现垃圾减量。通过基层努力,至2018年年底,番禺区每天餐厨垃圾就地处理能力达300吨。

“我们将广州成功的经验,带到上海。”7月7日,上海周浦镇瑞阳苑小区和界浜村垃圾分类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记者看到,两台机身带有“广州”字样的餐厨垃圾处理机,分别进驻上述两处社区。社区居民分类投放的餐厨垃圾和收运队伍对社区周边农贸市场分类收集到的餐厨垃圾,目前都往这两台餐厨垃圾处送。通过两天的降解,两台餐厨垃圾处理机把各自每天可处理的300公斤餐厨垃圾变为肥料。

据悉,该处理机的制造商为注册于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的广州希奕公司。两台在上海运作的餐厨垃圾降解设备,相关技术均在番禺使用过。记者此前走访发现,不少广州企业已观察到上海垃圾分类业务蓝海,酝酿将更多广州经验带到上海。

(梁怿韬 何晶)

来源:金羊网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