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逆袭”的水球少女 目标是站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的水球领奖台

2019-07-08 13:39:49来源:

她们是一群初来时游泳都游不好的“菜鸟”,她们的目标是站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的水球领奖台——

这个夏天,这群“逆袭”的水球少女

文/记者 黄丽娜

14岁的Nicole,是广州一名普通的初二女生。半年前,她的课余生活和这个年纪的女孩一样,听听歌、打打游戏。但是现在,她满心只有一个目标:代表广东,在7月25日站上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水球比赛(u15女子俱乐部组)的领奖台。

从一个普通的学生,到全国青少年运动会的奖牌获得者,这段看上去遥远的距离,只给了Nicole和她的小伙伴们不到6个月的时间。而她们,并不是多么有天赋的选手,甚至刚刚组队时,在教练看来她们“只是在水里淹不死的水平”。这样一群“乌合之众”,能在这个夏天,写下属于她们的热血故事吗?

组队:七拼八凑来一群“菜鸟”

一周三天,每天2个半到3个小时的训练时长,加上上课、写作业、期末考试,还要在学校、训练场和家之间奔波……这群最小只有11岁、最大也才14岁的女孩子们,觉得自己忙得快没有时间吃饭了。

住在佛山南海的李玥怡,是真的没有时间吃饭。“我一般下午4点多放学,爸爸开车带我从佛山往广州跑,路上差不多要一个小时,我就在车上吃饭。晚上训练完了,开车回佛山的路上,我再在车里吃一顿夜宵。”今年11岁,读小学五年级的李玥怡,是这支水球队里年龄最小的孩子,但却是最早进队的“元老”。

李玥怡小时候在国外生活,上小学才回到佛山。入队前,她是唯一和水球这项运动有过接触的孩子;也是在她和家人的帮助下,这支“少女水球队”才堪堪凑够了规定成队的人数。

“我们是今年1月初才接到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水球比赛(俱乐部组)的邀请,1月28日是报名截止日期。那整个月,我们都在忙着四处找队员。”在水球专业队领域,广东是绝对的“王者”,但是到了业余组特别是青少年(u15)组别,组队都成了头号难题。

王炳婧和黄诗思,是广州卓逸飞粤水球俱乐部的教练。这家成立于2018年4月的俱乐部,是目前广东唯一一家水球俱乐部。退役前,黄诗思是国家女子水球队的动员,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离开自己最爱的这项运动,但也舍不得离开得太远,“王炳婧曾是国家女子水球队青年队的助理教练,我们都对水球运动的感情很深。这项运动改变了我,把我塑造成了现在的自己。所以,我特别希望能推广这项运动,让更多的孩子可以从这项运动中受益。而比赛,是最好的提高水平、刺激队员成长的方式,更何况是代表我们广东的青少年去比赛。”

但摆在她们面前的现实是,俱乐部15岁以下适龄的水球队员不足5名,女队员只有2人,其中一个就是李玥怡。

为了凑够队员,俱乐部一方面积极与各中学游泳队商谈合作可能,一方面积极发动队员家长向身边朋友宣传,任何一个可能加入的新队员,大家都拼尽全力去争取。

关键时候,数位广东籍的原国家男子水球队的老将,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了队,还主动当起了每周的陪练;李玥怡和她的父母,把身边朋友们的四个女儿都拉进了队;一直在学校游泳队学习游泳的Nicole,也是这时候收到消息,决定加入进来试一试……

1月28日,在和成都另一支俱乐部联手后,广东卓逸飞粤星澜水球队终于组建完成,报名成功,正式踏上了征战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的征程。

预赛:跌跌撞撞闯入决赛

“这个队的水平怎么说呢,基本就是在水里淹不死吧。”2月9日大年初五,王炳婧在给这支“少女水球队”第一次训练完后,得出了这样的评价,“Nicole年龄最接近15岁,体能和身高最有优势,但她只会蛙泳、自由泳,还有几个孩子,蛙泳都游不好。而水球,最起码要掌握自由泳、仰泳、踩水这三种泳姿。”

作为一项体育运动,水球的难度可能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它需要超强的耐力、爆发力、技巧和身体对抗性。水球比赛分为4节,每节8分钟,比赛中选手不能接触游泳池底和池壁,全程都要保持游动或踩水;在进攻和防守中,除了守门员,选手不能双手触球,必须单手完成拿球、接球、射门、抢球、摔抱等动作;当进攻一方球员控球在手时,防守一方为了抢球可以将其按压入水……

一切要从基础开始,但是时间不允许,训练开始后的第12天,她们就要去江西赣州参加预选赛,“来不及系统训练,只能以赛带练。”

女子水球比赛场地要求长25米、宽20米,水深至少1.8米,广州“民间”很少有符合标准的泳池,“又是冬天,必须要恒温。又不能只租一条道,一租就要半块场地。”训练中,王炳婧要一直站在岸边边吹哨边指导队员技术动作,“因为声音大,还经常要被投诉。”几番周折,队伍才把主要的训练场定在了番禺星河湾半岛酒店。但因为场地偏远,本来就艰苦的训练更为奔波了。每个训练日,队员们都从广州黄埔、同和、佛山南海赶过来,结束后,再坐一个多小时的夜车回家,作业经常要做到深夜才能完成。

虽然经验欠奉、体能薄弱,水球系统训练也还没来得及展开,但由于有高水平的教练和陪练,加上赛前在省水花中心领导的帮助下,队伍在二沙岛省体育局训练基地水球馆开展了连续的集训,令这群广东的水球小将水平提升很快,在预赛中展示了良好的风采和潜能,最终以预赛第五名的成绩挺进了7月的决赛。

苦练:补齐最弱的一块“短板”

“能进决赛,给了我很大信心。倒不是比赛打得多好,而是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水球是一个团体项目,团体项目中,最要抓的就是最弱的那块短板。11岁的程筠桐,就是这块短板。

程筠桐长得瘦弱文静,但却是学校里的“大姐头”,一个学期能写20份检查。因为和李玥怡是发小,连水球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进了队。进队时,她是基础最差的一个,游蛙泳都会呛水;也是最难管理的一个。“讲技术、讲动作,我在上面讲她在下面聊天,和每一个人聊,就是不听讲。”也是火爆脾气的黄诗思,第一次训练就被程筠桐气得不行,“去参加预赛时,叫她集合,她躺在床上打游戏,怎么都不肯起来;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态度都很不认真,也从不会帮教练和团队的忙。有一次被她气到发烧,真的管不了。”在和王炳婧商量后,水球队做出了对程筠桐退队的决定。

“当时教练跟我说了,我表现不好要被退队。妈妈也跟我说,如果我学习成绩再上不去,就不给我打水球了。”从小不知道什么是怕的程筠桐,这一次突然害怕了。

程筠桐的爆发力很好,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一直在校队练习短跑,100米、60米、4x100米接力,还参加过区里的比赛。“每次站在赛场上,我其实都很害怕。训练是大家一起,但是比赛时只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周围全是不认识的对手。”但是水球不一样。训练时,大家在一起;比赛时,大家还在一起,不管对手是谁,有多强,伙伴们都在身边一起拼搏、一起努力、一起面对输赢的结果,“我喜欢和大家在一起,我不想被退队,就算被退队,也不能因为我是最差的那一个。”

从那天起,程筠桐突然就变了,在家努力补习功课,在泳池发疯一样练习。“游泳现在进步很大,速度越来越快。也很会干活,会为团队服务,训练完会主动捡球、收帽子,清点好后交给我。”黄诗思说,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内向的女孩,不爱说话、不相信别人,在游泳队时总是自己一个人。后来进入水球队,发现这项运动对自己的性格帮助很大,“你们是一个团队,你必须了解自己、信任队友。我很能明白程筠桐的改变。”

决战:表现自己,也成就团队

从三月份开始,“少女水球队”的训练更紧张,也更加系统了。从一周三次改为了一周四次,所有的连续假期——清明、五一、端午全都要训练。周末只要场地允许,就到省体育局训练基地水球馆加练。从游泳、传球、射门、技术到实战对抗,从自己练习、队内比赛到外出与专业队切磋、观摩全省及粤港澳三地专业队的比赛……甚至还有水球规则的书面考试、战术考察,文武兼修。

每次的训练内容都是从一个小时枯燥的游泳、踩水开始,10个60米、20个30米、以及体力到达极限时的4个15米冲刺。

Nicole爱游泳,但吃不得苦,以前在学校游泳队的时候,稍有点身体不适,就恨不得迟迟不能痊愈,可以多请假。但是到了水球队,感冒发烧都要求坚持训练,“我是队长嘛,不想因为我一个人缺席,拖累了大家的训练。”水球运动对抗性很强,攻防时水下的动作、手上的争拗都很多,所以Nicole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胳膊上也留下了被队友抓伤的疤,“当时也没觉得太疼,训练冲撞免不了,下了场就没事了。”

Nicole的爸爸爱踢足球,鼓励女儿练水球,就是希望她能感受集体项目的热血和团结。而这也成了Nicole对水球感受最深的一点:“水球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团队精神,就是在表现自己的同时,成就团队。团队精神不是压抑自己、自我牺牲,而是看清自己,找到自我,找到真正合适自己的那个部分。我们队里有一名队员,他来打水球的初衷是为了能减肥,但是当教练指派他当中锋,并且让他增重的时候,他非常开心的去了,没有一丝怨言,因为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在一个团队中,最可怕的不是你在比赛场上犯错,而是你毫无特点。”

现在,水球队全队最大的目标就是在7月底的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水球决赛(俱乐部组)中站上领奖台,为广东争光。“我们还是挺有信心的。这五个月来,通过艰苦的训练,这群女孩越来越像一支队伍了。”王炳婧和黄诗思说,她们还有一个心愿,就是能通过比赛推广水球这项“小众”运动,让更多人认识水球,参与水球,感受它的魅力。让更多7-9岁的孩子,能通过这项运动,提升运动能力,学习团队合作,培养坚强、忠诚的品格,“除了参加全国赛,俱乐部还准备组队参加香港亚太青年水球赛、新加坡HABAWABA少年水球赛等国际赛事,并策划大湾区少年水球赛。所以不管成绩如何,我们这支队伍不会散,只会越来越壮大。”

来源:金羊网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