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热点 > 正文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律师:涉事乘客、司机或被追究民事赔偿责任...

2018-11-02 14:37:34来源:

11月2日,记者从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端原因新闻通气会上得悉,10月28日上午10时8分,重庆市万州区一辆公交车与一辆小轿车在万州区长江二桥相撞后,公交车坠入江中。事端发作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国家应急办理部、公安部、交通运送部派员赴渝现场辅导查询处置。市、区两级党委、政府安排公安、应急、海事、消防、长航、卫生等部分组成现场指挥部,全力展开搜救打捞、现场勘查、事端查询、善后处置等作业。

现场指挥部安排70余艘专业打捞船舶,蛙人救援队、水下机器人、吊船等专业力气环绕公交车坠江水域全面展开搜救打捞作业。事发后,经过详尽查询摸排,清晰15名驾乘人员身份。同时战胜水域情况复杂、水深70余米等实际困难,先后打捞出13名遇难者遗体并承认身份。准确定位坠江车辆方位,于10月31日23时28分将坠江公交车打捞上岸。现在,善后作业正有序展开。

公安机关先后调取监控录像2300余小时、行车记录仪录像220余个片断,排查事发前后过往车辆160余车次,查询造访现场目睹证人、现场周边车辆驾乘人员、涉事车辆先期下车乘客、公交公司相关人员及涉事人员关系人132人。10月31日清晨0时50分,潜水人员将车载行车记录仪及SD卡打捞出水后,公安机关屡次模仿试验,对SD卡数据成功康复,提取到事发前车辆内部监控视频。

公安机关对22路公交车跋涉路途的36个站点进行全面排查,经过造访事发前两站(南山岔路口站、回澜塔站)下车的4名乘客,均证明其时车内有一名中等身段、着浅蓝色牛仔衣的女乘客,因错失下车地址与驾驭员发作争持。经进一步查询,该女乘客系刘某(48岁,万州区人)。归纳前期查询造访情况,与提取到的车辆内部视频监控彼此印证,复原事发其时情况。

10月28日清晨5时1分,公交公司早班车驾驭员冉某(男,42岁,万州区人)离家上班,5时50分驾驭22路公交车在开始站万达广场发车,沿22路公交车路途正常跋涉。事发时系冉某第3趟发车。9时35分,乘客刘某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其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由于路途修理改道,22路公交车不再行为壹号家居馆站。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驭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持续跋涉途中,刘某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车,但该处无公交车站,驾驭员冉某未泊车。10时3分32秒,刘某从座位动身走到正在驾驭的冉某右后侧,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责备冉某,冉某屡次回头与刘某解说、争持,双方争论逐渐升级,并彼此有进犯性言语。10时8分49秒,当车跋涉至万州长江二桥距南桥头348米处时,刘某右手持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10时8分50秒,冉某右手铺开方向盘回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随后,刘某再次用手机击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挡并捉住刘某右上臂。10时8分51秒,冉某回收右手并用右手往左边急打方向(车辆时速为51公里),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跳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跋涉的赤色小轿车(车辆时速为58公里)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对驾驭员冉某事发前几日日子轨道查询,其行为无反常。事发前一晚,驾驭员冉某与爸爸妈妈一重用晚餐,未喝酒,21时许回到自己房间,精力情况正常。事发时天气晴朗,事发路段平坦,无坑洼及障碍物,行车视野杰出。车辆打捞上岸后,经重庆市鑫道交通事端司法判定所判定,事发前车辆灯火信号、转向及制动有用,传动及跋涉体系技能情况正常,扫除因毛病导致车辆失控的要素。

依据查询现实,乘客刘某在乘坐公交车过程中,与正在驾车跋涉中的公交车驾驭员冉某发作争持,两次持手机进犯正在驾驭的公交车驾驭员冉某,施行损害车辆跋涉安全的行为,严峻损害车辆跋涉安全。冉某作为公交车驾驭人员,在驾驭公交车跋涉中,与乘客刘某发作争持,遭受刘某进犯后,应当认识到回击及抓扯行为会严峻损害车辆跋涉安全,但未采纳有用措施确保行车安全,将右手铺开方向盘回击刘某,后又用右手格挡刘某的进犯,并与刘某抓扯,其行为严峻违背公交车驾驭人工作规则。乘客刘某和驾驭员冉某之间的互殴行为,形成车辆失控,致使车辆与对向正常跋涉的小轿车碰击后坠江,形成严峻人员伤亡。因而,乘客刘某和驾驭员冉某的互殴行为与损害结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两人的行为严峻损害公共安全,已冒犯《刑法》榜首百一十五条之规则,涉嫌违法。

十五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经验极端沉痛。愿逝者安息,生者警醒。

律师:司机或被追究民事补偿职责

今天(2日)上午,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系乘客与司机剧烈争论互殴导致,两人也被通报涉嫌冒犯刑法。我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罗翔通知新京报记者,两人涉嫌罪名归于以风险办法损害公共安全罪的较重项。

刑法令师对此剖析,尽管涉嫌违法的人已逝世,可是能够追究其民事职责,用遗产追偿。

依据重庆公交车坠江的查询通报,事发公交上和司机互殴的乘客以及司机都冒犯《刑法》榜首百一十五条之规则,涉嫌违法。正午,我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罗翔通知新京报记者,司机在开车时不能采纳风险的办法跟人打架,因而本案司机的行为也冒犯了刑法,此案定性时是考虑了刑法的一百一十四条和一百一十五条的以风险办法损害公共安全罪。司机和乘客在跋涉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互殴,即便没有形成此事如此严峻的结果,能够按照刑法114条所说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像本案中现已以风险办法致人重伤、逝世,则冒犯了刑法的一百一十五条。依据榜首百一十五条的规则,犯此罪名将被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许死刑。

“以风险办法损害公共安全罪是归于严峻的违法,最高可判处死刑。”从刑事职责上讲,安理律师事务所刑事法令事务部主任郑传锴解说说,依据我国相关法令规则,现已逝世的人,不能再审理并定罪量刑。可是从民事视点,假如其有遗产的话,其遗产应该首要用于补偿被害人的丢失。

就本案的司机的行为,郑传锴以为,司机假如把车停下来跟乘客互殴是涉嫌冒犯了滋事类的罪名或许成心伤害罪,但在该起案子中,司机在开车途中和乘客争论乃至遭到了乘客殴打,首要的不是还手,由于他这时的身份不是一般公民,最重要是先要确保乘客安全然后再确保自己的安全,所以其行为涉嫌违法。

至于后续补偿问题的处理,中闻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以为,作为逝世乘客的家族来说,法令提供了两条途径供挑选,能够用来建议权利,要求补偿丢失:

首要,以运送合同为由,车内其他乘客家族要求公交公司承当职责,补偿丢失。乘客买了票,上了公交车,就与公交公司签订了运送合同,公交公司有义务把乘客安全地运送到目的地。这个过程中发作人身、财物丢失的,公交公司应该承当补偿职责。

其次,因侵权为由,要求公交公司、发作互殴的乘客家族承当职责,补偿丢失。发作互殴的公交司机与乘客的行为导致了其他乘客的人身伤害,损害了其他乘客的生命安全,归于侵权行为,侵犯了其他乘客的人身权、生命权,应该承当侵权职责。公交司机是职务行为,其职责应该由公交公司承当;与公交司机发作互殴的乘客尽管去世了,可是她的家族应该在她的遗产范围内承当相应的补偿职责。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