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列特涅夫演绎忧郁与狂欢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普列特涅夫演绎忧郁与狂欢

2018-03-28 11:27:24来源:

演奏会现场(韩墨/摄)

3月24日晚,普列特涅夫率他自己创立的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在深圳音乐厅演奏一场拉赫玛尼诺夫作品专场,上下半场分别演奏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和《交响舞曲》。这是一支完整编制的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全部团员约90人,第一提琴声部有至少有15把提琴。

普列特涅夫曾亲自指挥这支乐队,在德意志唱片公司灌录了多位俄罗斯作曲家如柴可夫斯基和拉赫马尼诺夫的主要作品。普列特涅夫和他乐队的这些录音风行一时,如《交响舞曲》等,至今还不失为首选录音版本。当晚的《交响舞曲》则由另一位俄罗斯年轻指挥斯拉德科夫斯基来完成。

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在深圳有极高的上演率,但普列特涅夫应该是所有在深演奏者中知名度最高的。向热烈鼓掌的听众简单致意之后,不等场内完全肃静,自己也没有完全坐稳,普列特涅夫即开始他的演奏。作为观众之一的我也没有完全准备好,因此未能仔细品味最初几个音;拉二最初这几个音,往往可以看作是整部作品至少是第一乐章情绪的基础。普列特涅夫并没有刻意去塑造最初的这几个小节,直到乐队进来之前,钢琴独奏平实且有些内敛。即使乐队带着比较饱满的感情进来之后,钢琴独奏似乎也不为所动,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静和舒缓,不事雕琢。

很多年前听过俄裔指挥家阿什肯纳齐指挥广州交响乐团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预期中这次演奏一定是刚毅和火爆的,但是这部以列宁格勒保卫战为背景、诞生于战火之中的交响曲,在俄罗斯人指挥棒下却呈现出一种从容和忧思。去年听过杰捷耶夫和马林斯基乐团合作演奏的《彼德鲁什卡》,也非常注重作品的整体流线,没有西欧乐队那种惊艳和爆棚。回头看当晚普列特涅夫和他的乐队的演奏,也非常注重作品的整体感,乐队的表现没有特别出彩的段落,没有浓墨重彩的刻画,但整个演奏保持在一个基调上。如第三乐章弦乐队拨弦与钹合奏的几个小节的弱音非常节制,我听过一些乐队往往加大钹的音量,咋一听是很悦耳了,但也显得较为媚俗。

第三乐章,普列特涅夫几个地方速度有一点随意,乐队却能完全跟随他的节奏且未见拖沓,这样的默契,或非亲兵则无有。普列特涅夫独奏以细腻见长,这在上半场的三首加演作品中可见一斑,但是在拉二的演奏中,普列特涅夫没有过多展示他手感的细腻,强音也不太强,和乐队共同塑造一个一直呈现同一灰度的拉二,浑然一体,分寸感极好,如有某种心灵定力。

我带着上半场的情绪,寻思着下半场的《交响舞曲》会是怎样一个景象。意外的是,斯拉德科夫斯基却即刻让乐队进入狂欢的状态,第一乐章进入第一部分的主题之后,即祭出乐队的最强音。《交响舞曲》是拉赫马尼诺夫最后的作品,跟拉赫玛尼诺夫以往作品忧郁悠长不同的是,这部作品因为名曰“舞曲”,因此有不少舞蹈性较强的主题,如第一乐章的第一部分最绚丽的几个音应是巴赫《管弦乐组曲》第二组曲的回旋曲改编而来,热情欢快。但整部作品还是典型的拉赫风格,第二乐章虽然是华尔兹节奏,却传递着不难察觉的阴郁;第三乐章则加入更多宗教性冥想。斯拉德科夫斯基给所有冥想性的句子更多张力,让它更像一部“舞曲”,而不是苦涩的和郁郁寡欢的。俄罗斯乐队充分释放声量之后,部分声部或略嫌毛刺,即使如加演的《西班牙舞曲》等也是如此,虽不算非常精致却足够精彩。

这是2018“一带一路”音乐季的重头音乐会,普列特涅夫和乐队的表现,让观众对俄罗斯人阐释自己民族的经典作品留下新的印象,既可以有拉二那样的内敛和平实,也可以有《交响舞曲》那样的充分释放和爆棚。俄罗斯还有一些好的乐团,如杰捷耶夫的马林斯基剧院乐团,特米卡诺夫和圣彼得堡爱乐乐团等,这些都是国内众多乐迷期待的乐队。(文/关万维)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