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特长专利"即将成为历史 深圳这些回归兴趣的特长生...

2018-03-16 10:32:49来源:

针对少数学生的“特长专利”即将成为历史,而面向所有学生的兴趣教育将如何开展,是教育界目前面临的问题。

晚上7点,正在学校体育馆训练的小学生们。

她梳着马尾,挥拍6年,是羽球赛场上的精英,国家三级运动员。

他留着寸头,乐感灵敏,是舞台上闪耀的乐团明星。

在他们周围,还有赴港参赛以业余者身份拿下专业组第二的大提琴手,自学破译母亲股票账户密码的数学高手,身兼数职却能一科不落的全能型学霸……

他们都是深圳的小学生,却有多技傍身;他们都将在3年后奔赴中考考场,但都将与“特长专利”擦肩而过——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要求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继续清理和规范中考加分项目,尚未全面取消体育、艺术等加分项目的地方,要从2018年初中起始年级开始执行。这是教育部在2014年发文要求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招收特长生的学校招生比例应降到5%以内之后,再一次发文对特长生招生做出的部署。

针对少数学生的“特长专利”,逐渐走进历史,而面向所有学生的特长教育,又将走向何方?

“特权”消失

黄钰(化名)入学不到两个月就进了羽毛球队,一练就是六年。

一周有三天在校训练、周末在外加练,她熟悉了绿色塑胶场散发的气味,气味藏着青春的荷尔蒙和对胜利的渴望。她的名次从第六,到第一、蝉联第一。在四年级那年屈居亚军,在她看来第二也是输,她嚎啕大哭。

3月12日晚上6点,黄钰梳起马尾,身着红色队服,背起比身板还宽大的球包,走进熟悉的学校训练场。从书包一角露出的四根球拍杆,恍如侠客身上的佩剑,是她迎接未来挑战的武器。赛场上,黄钰和几十名不同年龄段的同学一起热身、练体能、打比赛。两个小时里,她喝了4次水,换了3名练习队友,打断了一支球拍的线。

累吗?

还好。

和晶报记者对话时,黄钰仍是一个腼腆的女孩,她的霸气只在“战场”上。这里有几十名不同年纪的孩子在训练,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场地。她是六年级学生,属于资深一类。更小的孩子,才一年级的新生挥舞着球拍,球拍比他们的双腿还长,他们力气惊人。

他们都还很小。在这所学校,年纪最大的学生出生在2003年,最小的是2011年。姜佳南在场上巡逻,她是教练,2007年,她从八一羽毛球队退役,来到深圳。

羽毛球运动还没普及到学校的时候,姜佳南在球馆等地“跑场子”,后来,她到小学专门带队,羽毛球成为一项受到学生家长追捧的项目,她的俱乐部也扩充到8人。但这里的学生不能接受专业级训练——他们都是学霸,还要学习很多东西,很多技艺。

黄钰的队友乔丹(化名)便是这样的“学霸”,他们依然主攻学习,并成为尖子生,而羽毛球等爱好,只是无法计数的众多“特长”之一。“特长”专项意味着的教育“优惠”,长久地支撑着这个产业的火热。这条道上,黄钰、乔丹的前方有无数身影。

而他们,很可能是最后一批了。今年2月,教育部终结了充满商业意味的“特长专利”。

黄钰的母亲无法掩盖她的低落情绪。她当初停掉了女儿的钢琴课,只为专心一门,而现在取消了,“突然间觉得……”她无奈地笑着,没再说什么。

专利的终结,像一磅炸弹击中了“特长生”们的家长。一定程度上,他们功亏一篑。在微信群里,他们一直以来的亢奋终于停歇下来。他们只能说,以后重点抓学习,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在“兴趣”上了。

枉费心机

像黄钰的母亲一样,为孩子“特长”鞍前马后的家长们,喂肥了一个爆发式扩张的市场。

掏钱,不容易。但为了孩子而掏钱,对国内大多数家长来说,非常容易。

黄的母亲相信比常规要“加量加价”的教育模式会更好,她读过《哈佛女孩刘亦婷》,研究“冯氏教育”、“蒙氏教育”和“华德福教育”等等,她对女儿的兴趣培养,以“广撒网、多捞鱼”为主旨,尝试过美术、游泳、钢琴等10多种。

她是培训机构的常客。在黄的母亲的视野里,给孩子再多一门兴趣,再多一次尝试,仿佛未来获得幸福人生的几率就越高。因此,很多时候流于浮光掠影,“跟小朋友在一起好玩,也不是为了学出什么来”。

在一段时间里,中国的教育越来越受到诟病。兴趣班,特长班等,作为一种补充,让和黄钰母亲一样的家长,看到了培养“完美”的希望。

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作为“补充”,规模和风头上已经盖过主体。

在2017年7月,深圳市政协委员赖荣火接受采访时表示,最近几年,课外辅导行业在深圳发展非常迅速,大大小小的课外辅导机构多达2000多家,深圳每年参加课外文化补习的中小学生保守估计有15万至30万人,市场的“蛋糕”总量超过20亿元。

根据深圳市教育局统计,目前由市、区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设立的教育培训机构461家,其中市教育局审批的机构184家、各区教育局审批的276家。行业如此兴旺,背后是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陪着孩子参加这个“长跑”的家长们。

黄钰在一段时间里同时学习三门课,她的父母除了平时上班外,周末基本都在少年宫度过。早上送孩子过去,中午在那儿吃饭,稍微休息一下,下午等孩子放学,回家。第二天重复如此。

甚至,在拿出一个兴趣班一学期的学费(3000元)后,黄钰的父母不得不过上了一段时间省吃俭用的生活。

今年2月以后,随着特长专项政策的变化,黄钰一家对这种投入的价值产生了疑问。

好的教育?

黄钰的同学,“学霸”乔丹,即将进入一种学习为主兴趣为辅的生活。

从一开始,乔丹母亲就目标明确,“让孩子多学几门特长,是为了让他更好地综合发展。”她说,她早就做好了没有直接回报的打算。在她自己的成长中,只有上大学一条路,她希望儿子将来能有更丰富的人生选择。

乔丹是年级里有名的“学霸”,还非常擅长打羽毛球、拉小提琴。在深交附属青少年A团小提琴声部的乔丹有过不少公开表演的经验。

谈起儿子,乔丹的母亲满脸笑容,她毫不谦虚地说,儿子的优秀至少有一部分源自她的想法和努力。

她认为,对待孩子的教育上,父母之所以焦虑,是因为资源的不平衡不充分,“如果深圳在教育领域全面开花,每个片区平衡好学校学位资源和师资水平,至少能保证我的孩子可以读中等以上的学校,我相信每个家长的心态都会很放松。”

读书为主,兴趣为辅,这也是大多数特长班里,学生的必经之路。羽毛球兴趣班教练姜佳南说,初中后,由于学习压力较大,兴趣特长培养的时间往往被课外辅导所替代,至于愿意送孩子就读体育学校走上体育道路的家庭更是屈指可数。

很多年过去后,那些坚持兴趣为兴趣的人,成功了吗?

小学三年级的暑假,董婷参加了美术培训班,第一次正式学习画画,即使后来因为课业繁多等原因不得不放弃,但心底仍然保留着一份对艺术世界的好奇。直到高二分班以后,她重新拿起画笔,从速写学起。

相对于大多数学生的课程,董婷的艺考生课程十分单调。从高二开始,董婷每周要用两天半时间在美术室上课,三天晚自习泡在美术室里练习。进入美术室,摆画架,削笔,夹画纸,是董婷开始练习素描前必不可少的工作。面对白纸,董婷要频繁重复抬头观察模特,低头画画的动作,时刻注意形体比例、透视关系、明暗交界线、对比关系等细节。

现在,董婷23岁了。她任职于一间广告公司,从事设计工作。她的设计作品简约而有灵气,不仅得到领导同事的赞美,每每发在朋友圈里时,还会收获不少点赞。

发展兴趣,并持之以恒,董婷是幸运的。只是这一切,比她预想的要辛苦很多。特长生并非如外界所想,是一条轻松的路。

回到初心

人的生命生而平等,但是人的禀赋生而各异。那份天资什么时候能被开发出来,却是个未知的秘密。

“小学只是一个开始,不是一个结束。有些人觉得毕业了就该放弃(特长培养)了,但它跟学习一样不是短跑,一定是拼耐力的。”姜佳南说,现在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但不管是学业还是兴趣特长,都应该看谁坚持到最后。成为优秀往往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惊喜、有失落才是正常的生长环境。

梅山中学团委书记、体育老师吴鹏也持有相似的看法。“以前我们常说孩子的IQ智商,现在还多了EQ情商、AQ逆商等多维度的评价方式,其实这是一种进步。”他表示,孩子的特长培养只是一个窗口,可能不会马上出现理想的成效。但教育路途长远,需通过慢慢行走培养出更多的情怀、意志和品质,家长无需过多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毕竟,当下的优势并非一辈子的优势,现在学习成绩很好,其他方面却有缺失,以后对孩子的发展也是不利的。

梅山中学的田径教育是该所学校的亮点,输送了多名优秀的体育人才。吴鹏曾参与过多次招生工作,在为选拔出优秀的体育苗子而兴奋的同时,也为许多学生身体素质不达标而担忧。

“孩子们的身体素质最好是在初三,因为要中考了,都不得不加强训练。其实如果你从小学开始抓住孩子的体育训练,对孩子一生是有益的。”吴鹏说,从小注重孩子的体育锻炼,教会一到两门运动特长,到身体不行的时候再进行体育锻炼就为时已晚了。

在提倡全民健身的氛围里,体育从最初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副科,到体育成绩作为升学参考,再到体育成绩按0.3的权重计入考生中考总成绩,不断变化的政策让人们重新思考体育的重要性。“大部分家长对体育重视程度不够,认为应该先把学习搞好了再去搞体育,其实是本末倒置。许多数据分析显示,体育锻炼对学习成绩往往会产生正面的影响。”

吴鹏认为,为了鼓励孩子喜欢并坚持体育运动,需要政府的大量投入,如在公园或住宅小区内加强体育设施跑道的建设。同时,教师的教学方式也应不断创新,让孩子在有限的空间里达到训练效果。

(记者 陈雯莉 姚慧苹/文 金羽泽/图)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