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日常生活 > 正文

深圳人怎么过年?“捎”上老乡,拼车回家!

2018-02-15 12:35:21来源:

出发前,车友手拿“福”字,祝市民新年快乐。

车友将行李放后备箱,约定在凌晨5点多出发。

  

又是一年春运时,回家,几乎成了所有游子共同的向往。有的人准时守候,却也敌不过更快的手速,面对火车票“售罄”两字只能捶胸顿足;有的人可能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刷机票,却发现回家的机票价格仿佛坐上了火箭,只升不降,直逼一个月工资。

条条大路通我家,再多的障碍也牵绊不住在深圳辛苦工作一年的外来务工人群回家的心。拼车,成了近些年深圳返乡人员青睐的选择之一。根据滴滴顺风车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月2日春运开始,全国跨城出行人数就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在春运前10天产生的顺风车出发订单中,深圳位列热门出发地前十。

不管我们曾经是否相识,不管我们今后是否深交,这一刻,在一方小小天地中,我们就是有着相同目标,共同前行的伙伴……

从容

拼车回家是个“佛系”选择

返乡前的一天,拉拉被拉入了一个微信群聊组,看着“佛系春运组”这个群名,她哈哈笑了——微信群里的4个人,都是第二天一起拼车回海口的伙伴。

拉拉去年离开家乡,当上了“深漂”。今年,是她第一次亲身感受春运。“机票5000元太贵,我就不回家了,有朋友打算拼车回去,我便入了伙。”跟拉拉这种随性态度相反,朋友小平和凡哥认为一定要回家,只不过“一切随缘”,“买不到机票、火车票,还能开车回去嘛”。“佛系春运组”真是十分贴切地描绘了他们的春运心态。

事实上,每一年春运,深圳都有不少人选择这样的“佛系”春运方式。

当拉拉成功加入老乡拼车群的时候,想回江西的小志正忙着找人拼车回家。他通过“深圳车友会”QQ群发出了一条的弹框消息,“车找人:深圳-九江都昌县,途径南昌,10号动身,轿车,剩一个位,需要的老乡可以结伴回家……。”就在这段文字发出后不久,各种“车找人”、“人找车”的消息陆续弹出,紧随其后,目的地从南到北覆盖全国多个城市——深圳人,籍贯地太杂了,来了就是深圳人。

小志今年是第三次拼车回家过年。“这种方式挺好。春运时候人员比较多,很多人抢不到票,毕竟运输资源有限,像我一个人开空车回去也浪费,反正抢不到票,大家一起回家也挺好,路上能聊聊天还是不错的。”小志无奈笑笑说,其实也想搭乘火车回家,坐卧铺舒服且便宜,“但春运的时候铁路部门运输不过来,需求太大了,就不给国家添麻烦了。”

26岁的小志来深快4年,一直从事与汽车有关的工作。两年前用存款购置了一辆黑色小轿车,打那以后,拼车回家便成为他过新年的例牌菜。在网上找车友是小志一贯的做法,论坛、滴滴平台都能看见他的身影,今年,小志加入QQ群拼车大军,寻找目的地距离较小的同行伙伴。

2月9日接受晶报记者采访当天,小志顺利找到了3名同行的车友,目的地都是九江。“有一位大姐10号没请到假,我说那等她一天,11号再出发。”尽管归心似箭,但在小志看来,能拼车一起回家也算是一种缘分,为“捎”上老乡一程,宽容点时间也未尝不可。

疲惫

连续3天加班就为提前回家

“经历第一次开车回家过年后,我就很坚定,再也不开车回家了!实在太累!”说这句话时,同样来自海南的丘丘,表情一言难尽,仿佛还能感受到当年长途驾驶带来的“不适”。长时间的驾驶让人眼睛、肩颈都酸疼难当,就算不是司机,长时间坐车也不舒服。最难熬的是最接近家的那段路程,因为海南是个岛,所有车辆都必须通过海安的轮渡运送到海口。每次到这里,就得经历长时间的排队,等待轮船装满过海的汽车,才能启航,等一两个小时才能开船是常态,有朋友甚至经历过6个小时的等待。

今年30岁的丘丘大学毕业后曾在北京和广州工作,因为女友在深圳工作,为了能有更多相处时间,去年他辞了工作,在惠州找到一份一周只需要去公司一趟的新工作,并搬到深圳居住。今年,要回海南过年的除了女朋友,还有女朋友的亲戚和老乡,丘丘最后还是决定开车回家。

作为先行探路者,丘丘9日一早6点就从深圳出发了,在当天晚上10点左右抵达海口,一回到家,他就瘫在床上睡到了第二天快中午。

吸取了丘丘的经验,10日,“佛系春运组”的伙伴们提早出了门。5点不到,拉拉就起床了。按照约定好的时间,5点45分钟,同住在龙华区澳门新村的拉拉和凡哥准时会合,他们先去接上另外两个住在不同方向的伙伴,然后从广深沿江高速出发。

此时的深圳,还在沉睡,宽敞的马路上偶有汽车飞驰而过,一排鲜红的灯笼,像是在指引着回家的方向。刚踏上返乡路的四人,都因为兴奋显得神采奕奕,可是一个小时后,车厢内的谈话声就慢慢小了。后座的Jenny第一个睡去,在一家知名企业工作的她,最近因新项目运行忙得连轴转,为了提前休假回家,她连续3天都在加班,临出门这一天,她依然工作到一两点。前座的司机凡哥和小平的谈话也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两人因为之前给好朋友当伴郎团,凌晨去接亲,也没完全恢复过来。

“给我剥个橘子吧。”这时,凡哥向后座的拉拉说。当橘子皮剥开的一瞬间,原本沉闷的车厢瞬间充满了果香,让人精神一振。已经有过三四次开车回家过年经验的凡哥十分了解长途驾驶会遇到的最大难题——疲劳,而他也有最佳的应对“神器”——橘子。拉拉干脆剥了一斤橘子,放在驾驶位的旁边,靠着这些提神“神器”,凡哥又跟着车厢音乐哼起了歌。

惊喜

拼车让陌生人成了朋友

缘分有时候是件很奇妙的事,在凡哥驾驶的这辆车上,4个人就曾高中同校。但拉拉和Jenny当年并不认识,拉拉来到深圳后,曾从小平口中听过多次Jenny的名字,直到这一次同车的机会,才让她们真正认识对方。来自同一个家乡,有过相似的就学经历,喜爱同样的地方小吃,让两个女生很快就熟悉起来。

在全国不计其数的拼车经历中,有人也因同行而结识,更有人因此喜结良缘。

刘先生在深圳打拼数十年,已经是一个老“拼客”了。他称,拼车是为了长途漫漫可以有个伴“唠嗑”,他的妻子就是在拼车途中认识的,两人不仅是同乡,还是一个中学毕业,自然有聊不完的话题,一路下来两人关系就渐渐熟络起来了。

2月12日晚8点,在深打工的潮汕人小林开车陆续接上4名乘客,启程前往共同的目的地——揭阳。在这之前,小林有过两次跨城顺风车的经验,一次是在去年端午节时候刚买车不久便尝试了一回拼车返乡,另一次则是在前往东莞办事的路上,接到了一名同行的乘客。今年,小林早有拼车回家过年的打算,便在滴滴顺风车的平台上发布了信息,幸运寻找到同样前往揭阳的车友。

为什么选择拼车回家?“因为自己有车,回家刚好用得到,车上也有空位,接的是我们同个镇上的单,还可以省点油费。”小林笑着脱口而出。在深圳从事销售行业近8年的小林,每一年都会回家过年。在他看来,年味儿还是家里的浓厚,“毕竟亲戚朋友多,热闹”。

爱热闹,也是小林青睐跨城顺风车的重要原因之一。“接多一两个人路上可以聊聊天,不会那么无聊。借这个平台还有个好处,可以多认识点老家的人。即便有时候去其他城市出差办事,也会用顺风车认识一些当地的朋友。”

“如果乘客是老司机的话就好了,路上可以换手,一般中年男“拼客”是首选,因为性格比较平稳,开车不会太激进;其次,也喜欢女“拼客”,她们通常比较讲卫生;一车人年龄相似的话也不错,就会有比较多的共同话题。”出于对乘客的考虑,有着3年拼车经验的小志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小志对拼车的乘客还提出了一个新要求。小志坦言,如果在路上一旦遇到交通事故,作为车主的他肯定要对同行的车友负责,因此,他希望草拟一份关于拼车安全的协议,给同行车友了解和签字,在控制路上风险的同时,也是一种安全保障。

激动

一路通畅平安到家

开车回家最怕“堵”在半路,对于很多从深圳出发的司机来说,虎门大桥就是第一道难关。虎门大桥所在的莞佛高速公路东莞段是粤东与粤西地区联系的咽喉通道。从惠州、深圳及粤东地区等地过来的车辆,要到番禺、南沙、珠海及粤西等地,都需要经过莞佛高速公路东莞段。在几个月前的国庆假期,就曾有过“虎门一日游”的笑话,因为堵在路上太久,带回家的4盒月饼吃得只剩一盒。

然而幸运的是,凡哥一行人却未在这里遭遇堵车,一路上车辆不多且有序,心情大好的小平瞌睡虫都跑了一半,兴奋地拿出手机拍照:“这是我见过虎门大桥最美的时刻。”曾经有一次春运,他就被堵在这里两个小时都不曾挪动一步。跨过这一关后,他们的回乡路一路通畅,晚上10点左右平安抵达了海口。

没出发之前,小志也颇为担心,“前年春节开车回家的时候那叫一个堵,眼看着距离服务区仅有800米左右,但就是走不动,那个800米用了两个多小时。”小志回忆说,那天早上6点左右,大家饿着肚子疲惫不堪,都盼着到服务区吃上一顿热腾腾的早饭,可是车多人多,堵得动弹不得。

令小志倍感庆幸的是,此后再没遇到这般“堵”局。2月11日凌晨3点,小志帮车友放好最后一个行李箱,便正式开启1000多公里的返乡旅途。这一路,他们谈笑风生,从工作聊到生活,从生活聊到未来人生,颠簸19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亲切熟悉的家乡。

2月12日,滴滴顺风车公布了今年春运前10天(2月1日-2月10日)的数据。数据显示,从2月2日春运刚开始,全国跨城出行人数就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在2月9日达到了峰值,这一天,有将近80万人在回家的路上。截至10日,已有758万人次乘坐顺风车返家,占同期铁路发送旅客数(9000万)的8.42%,民航发送旅客数(1601.91万)的47.3%。在春运前10天产生的顺风车出发订单中,成都排名第一,深圳、东莞、广州、泉州、惠州、佛山、合肥、福州、郑州等城市也位列热门出发地前十。

滴滴方面表示,乘坐顺风车回家,车主和乘客有很大的几率是老乡,聊得开心就会免单。2月1日-2月10日这10天,共有17436个订单被车主免单,免单金额达120万元。今年春运,顺风车预计运送3300万人次回家,占到民航预测数据(6500万人次)的50.77%,铁路旅客发送量(3.89亿人次)的8.48%。

在“共享经济”带来的便利下,这场备受全球瞩目的春运人口大迁徙变得更加随性与从容,曾经艰辛漫长的春运旅途,也因此串起了更多温暖与欢笑。

本版统筹:晶报记者 陈晓航

本版撰写:晶报记者 林菲 陈雯莉

本版摄影:晶报记者 成江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