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培训 > 正文

教育培训机构跑路频发,预付费是原罪吗

2018-02-07 11:41:16来源:

年关将近,又到了教育公司进行年底费用结算之时。结算后,有公司盈利不错欢喜过年,也有公司终于暴露出本来面目。

果然,又有教育培训机构传出欠学费与关店事件。

2月2日,有媒体报道,在全国有7家分校的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北京天天向上艺术培训有限公司被曝出其无锡、苏州、昆山、杭州等校区相继关门闭店,负责人“蒸发”失联。

2017年,已经有小马过河、星空琴行、巨人时代等知名培训机构关门跑路。回顾过往教育培训机构关门、倒闭、跑路事件,无不折射出教育行业竞争加剧,市场品质参差不齐的现状。备受争议的预付费是跑路事件的原罪吗?如何做才能有效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

培训机构跑路频发

过往,涉及倒闭或跑路的教育培训机构都是中小型公司,但近两年,许多受投资人追捧的明星公司、新三板公司、知名老牌教育机构也相继被曝出跑路事件。

2017年12月,巨人时代和新思路相继被曝出“老板跑路”。两家培训机构的学员交纳了1万元至5万元不等的自考培训费用,且均未完成考试拿到毕业证。后被证明两家培训机构是一家公司。

这是一家老牌教育机构。巨人时代创办于2001年,主营业务为学历教育培训,至今已有17年历史。

2017年9月,明星创业公司星空琴行在没有通知任何学员的情况下,突然暂停全国近60家门店营业,其总部大门紧锁,客服电话以及创始人兼CEO周楷程手机均无法接通。据统计,此次维权用户光上海、北京地区已达数千名,累计金额超过千万元。

2016年5月,知名教育培训机构聚智堂资金链断裂,董事长卷款而逃;10月,新三板挂牌公司环球拓业主要负责人失联,涉案资金超2000万元。

从聚智堂、环球美联、星空琴行,到巨人时代,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面临资金链断裂问题,最终只能破产清算,甚至直接跑路。

这些并不是个例,而是教育行业面临的普遍问题。从过往案例可以看出,不仅仅是社区周边的中小型培训机构,许多知名培训机构一旦经营不善也将面临倒闭问题。此外,涉事培训机构的领域也涉及甚广,比如中小学辅导、英语培训、职业培训、艺术培训等。

据蓝鲸教育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仅媒体曝光就已经有近20件教育培训机构倒闭或跑路事件,涉案金额达十几亿元。

竞争加剧,盲目扩张

“这些企业最后的倒下,无疑跟它们战略不明确、盲目扩张等有关系。”一位连锁英语培训机构从业者告诉蓝鲸教育。

教育行业内,即使是新东方和好未来,上市初期也都出现过盲目扩张问题,“它们曾盲目地开了很多培训点,后来又不得已关了很多。”上述从业者说,“这也给我们后来者做了一些借鉴。在开拓培训点方面,即使在储备了很多资金的情况下,也不要去盲目地开店,扩大规模,还是需要一步一步根据公司能力来做。”

据了解,小马过河、星空琴行便是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2017年3月,明星留学语培公司小马过河传出破产清算的消息。创始人许建军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随着资本的介入和互联网业务的兴起,小马过河停掉原有盈利项目,并快速扩张、押注线上产品,员工一度达到900多人,三年时间烧光三千万,现金流一再出现问题,最终走上了破产之路。

另一家公司星空琴行同样如此。“这家公司本身是创业者和资本属性非常强的一批人来办的,他们在宏观上考虑得比较清楚,比如对利润的追求、对扩大规模的规划等,但是管理能力、内部控制方面,操心却非常少。”曾有业内人士对蓝鲸教育分析星空琴行倒闭的原因,“尤其这两年,他们做了一些比较激进的事情,拿预收款去疯狂扩张。”

星空琴行创始人兼CEO周楷程本人也曾对快速的扩张能力引以为豪。他在2016年3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去年一年我们扩张30个门店,今年如果可以,我们两个月可以多出50-100个门店来,只是我们想不想做的问题。”

不只是门店扩张。据了解,2015年,星空琴行开始探索跨品类和平台化,战略升级为“星空创联”,并推出六艺学馆、星空炫舞、蓝姐姐、美丽直达等品牌,授课范围几乎涵盖了市面上主流的艺术培训,还搭建儿童电商平台,建立专注于妈妈健康美丽的服务平台。周楷程认为,“跨品类是出于对一个孩子多次消费行为的考虑。”

其实,疯狂扩张背后是教育行业竞争加剧的体现之一。

据互联网教育研究院的数据,目前幼儿教育的市场规模约为3800亿,中小学教育(课外辅导+民办学校)市场规模约为6800亿,高等教育市场规模2530亿,职业教育市场规模约6000亿,语言学习市场规模约900亿,才艺培训市场规模约600亿,企业培训市场规模约1500亿,教育出版市场规模约350亿。

教育市场高速发展、吸金能力不断增强的同时,培训机构之间的竞争自然也在不断加剧。一旦企业出现急速扩张、资金管理不善等问题,很容易出现跑路事件。

预付费,蜜糖还是砒霜

盲目扩张背后,也折射出教育行业预付费这一传统模式的弊端。

在教育行业,家长会提前交钱,甚至有企业要求“连报”,所谓连报就是一次性报好几年,北京甚至出现过一年要交20万、30万的,可以连续读三年,承诺三年以后把钱还给学员。很多家长当时就会贪便宜,但实际上都受骗了。

“有一些专门可能就是为了骗才这么做,当然未必初衷是这样的,他们会觉得做其他投资能赚得回来,能把钱还上,其实这并不容易。”上述从业者说。

据了解,今年1月底,《新闻晨报》刊登《芝麻街英语突关店,被指欠学费270万》一文,曝光芝麻街英语金沙和美广场教学点突然宣布关门,涉嫌卷走小学员的学费可能高达270万元。在此次事件中,便有学员遭遇“连报”。芝麻街英语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芝麻街英语要求各教学点最多只能收取1年学费,但据总部了解到,金沙和美广场教学点的确有部分学员被收取了3年学费。

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小狼曾经在文章中分析道:教培行业过度的预付费模式就如同弱化版的庞氏骗局,只要销售收入还在扩张,那么已经危如累卵的机构就还能表面上活得风风光光。一旦销售扩张不如预期,立马会导致资金链断裂,机构资不抵债,只能倒闭跑路。

那么,预付费是导致教育培训机构频频跑路的一个潜在风险吗?如何避免拿预付费去做无谓的大规模扩张问题?

和君商学战投部副总经理赵栋曾对蓝鲸教育表示,这种预付费模式本身没有错,它对教育行业的生存业态是有利的。由于教育行业各项成本太高,正是因为预付费模式的存在,教育行业的现金流才得以支撑教学教研团队。

“只是很多创业者却没有考虑到,要把收上来的钱用在产品、服务、师资、管理等维度上,而不是拿钱用做与它当前发展阶段不匹配的扩张,甚至个人挥霍上。”他感叹道。

至于到底如何用好预收款,管控好现金流,赵栋也给出了一些建议。第一,在公司内部,要把大部分资金花在与业务稳健持续经营直接相关的项目上,而非市场营销,因为教育行业只有品质好、口碑好,才能形成正向循环;第二,外部扩张方面,一定是把分校或者单店模型跑通之后,再到异地去做扩张。

“你要知道每一个店铺,赚钱是什么逻辑,亏钱是什么逻辑,不能够稀里糊涂地为了抢占所谓的市场而迅速扩张。”他说。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