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深圳如何抢占万亿级公益金融新蓝海?(图)

2018-01-08 10:10:30来源:

原标题:

中国社会影响力投资渐成气候

深圳如何抢占万亿级公益金融新蓝海?

2016年,公益金融首次亮相第九届金博会。深圳是社会影响力投资探索比较早的城市之一。南方日报记者 鲁力 摄

社会影响力投资自2007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倡导以来,近10年来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取得了飞速发展,并对全球公益事业产生深远影响。

近年来,社会影响力投资在中国渐成气候,并正在形成一个万亿级规模的蓝海市场。

如何融合企业、政府、组织等各种力量,通过创新驱动推动公益与商业有效结合,进而打造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不久前,全球公益金融论坛暨2017社会影响力投资峰会在深圳举办,会上,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公益金融中心主任马蔚华,国际公益学院院长、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洛克菲勒咨询公司副总裁Heather Grady等公益金融界大咖齐聚探讨“社会影响力投资”。

在各位大咖看来,深圳企业正在社会影响力投资的理论和实践上,发挥引领作用,并共同冀望将深圳打造成中国社会企业的中心。

“希望深圳成为中国社会企业的中心”

“影响力投资是用商业方法解决社会问题。”王振耀这样解读社会影响力投资的意义,“社会问题由公益组织或者慈善企业来解决,而非用纳税人的钱和国家财产,也不是简单的捐款。”

“影响力投资是公益金融最重要内容。它要求投资者或者企业,在追求正面财富回报的同时,要有显著的积极的社会影响力。公益金融的产生,是全球公益慈善创新发展的结果,也是商业向善、金融向善的必然趋势。”马蔚华说,“而且影响力投资完全符合创新、开放、协调、绿色的理念”。

“影响力投资这个词在中国很陌生,深圳是个特例,其很关注这个陌生名词并且很愿意接受。”马蔚华说,“深圳是一座充满活力又洋溢爱心的城市。”

Heather Grady也认同深圳在影响力投资方面的潜力:“政府非常支持,深圳有很多富人和投资者,希望深圳变成中国社会企业的中心。”

“中国在社会影响力投资方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员,这是非常重要的市场所在地,能够帮助我们测试新的理念、新的行动方案,我相信有中国的加入,将会形成社会影响力投资的广泛性。”福特基金会副总裁Xavier Briggs认为中国将在影响力投资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我国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开启了国内慈善事业新纪元。政府制定《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出台了《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进一步健全了公益政策体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副行长邵智宝认为,中国公益慈善法规政策体系日益健全,为影响力投资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政策基础。

一批有潜力的社会企业在深圳涌现

上述背景之下,在与会嘉宾看来,深圳正孕育出一批大有潜力的社会企业,模式丰富。

“深圳残友软件、残友电子商务新三板上市,分别是中国社会企业第一股、第二股。”这是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提到的中国影响力投资十大事件之一。

据了解,深圳残友软件、残友电子商务母公司深圳残友集团是一家致力于解决残疾人集中就业的高科技商业公司。截至2011年1月,已在深圳、北京、上海、广州、珠海、海南和港澳台地区开办了25家分公司,拥有残疾人员工1162名。

残友之外,深圳“喜憨儿洗车中心”也被认为是一个为心智障碍群体提供就业机会的组织,模块化、制度化、流程化管理让其模式具备在全国推广的条件。

作为全国第一个发布社会影响力投资专项政策的地方政府,深圳福田区将打造中国影响力生态圈纳入改革计划。“我们要鼓励社会影响力的各个领域进行业务创新,包括通过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手段,优化业务流程,加强风险防范。”福田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何杰说。

公益金融相关研究也在开展中。“国际公益学院等一批知名的研究机构,前瞻性地开展公益金融理论研究与运用、教育与培训、咨询与服务工作。”邵智宝说。国际公益学院课题组在深圳市福田区支持下,联合国内外合作伙伴,将社会影响力债券概念和实施方案引入中国,率先在青年交友、青少年普法教育领域设计实施方案。

而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王建军则在论坛上说,绿色金融,是他们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内容。“深交所共有绿色环保概念的公募、私募债券110只,涉及资金710亿元,我们还推出了绿色能源等资产证券化产品。”

“美国用了10年形成共识,深圳5年就可以了”

面对影响力投资,如何量化“影响力”,是大家公认的痛点。

“我相信影响力投资要有目的、有意为之,不仅仅要产生社会影响,更要衡量和测量社会影响。”Heather Grady建议,在很多方面应该有一些引领者去创造衡量的体制和标准。“如果我们不能够制定体制和标准来衡量影响,就不能成功做社会影响力投资。”

“目前评估是一件很复杂的事。英美都有评估体系,而我们还没有。”马蔚华说,必须尽快出台这样的评估体系。

在他看来,传统公益思想影响深、缺乏影响力投资的评估方法和生态体系是目前影响力投资开展的主要困难,如何让公众接受影响力投资的观念并形成共识很重要。“美国用了10年形成共识,深圳5年就可以了。”他说。

而在中国,影响力投资的对象——社会企业认证数量不足是另一大痛点。

在本届大会上,深圳市中国慈展会发展中心秘书长典春丽发布了第三届中国社会企业认证名单,106家申报机构获得了2017年中国慈展会社会企业认证,其中深圳有25家。

“西班牙有5万多家社会企业,英国有7万多家。”王振耀认为,中国的社会企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得到大量认证,“当务之急是通过1万家社会企业认证,大量社会企业的出现需要社会鼓励。”

“社会企业链条很长,需要对接每个环节。比如从事养老、儿童照顾的社会企业,对他们的培训就很重要。”王振耀还认为,如何吸引更多民间资本找到好项目是影响力投资的主要矛盾,必须搭建社会对其的支撑体系,社会影响力投资才能发展起来。

栏目统筹:杜艳

采写: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郭悦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