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日常生活 > 正文

深圳“限牌”三年 买车那些事儿让人想哭又想笑

2018-01-04 10:02:50来源:

 

随着摇号的一次次举行,中签率逐渐降低到一个令人绝望的概率。

2014年12月30日,为防止市民突击购车,4S店贴出暂停止销售告示。

限牌公证首日,大批车主排队进行存量公证,场面颇为壮观。

  

原标题:一块昂贵的“铁牌”之下的众生相

深圳热线讯 2017年第12期摇号结束。这天下午,小刘瘫坐在家里的椅子上,“又没中”。看着满屏的荧光黄方格(摇号未中显示黄色),嘀咕了一句,“以后要是全面‘禁外’,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把车卖了,或者开回老家给我老爹用。”那一刻他还不知道,参加这期深圳个人普通小汽车摇号申请人数有90多万人,中签率仅为0.33%。

自2014年12月29日18时起,深圳小汽车增量调控已走过3年。3年里,当期个人摇号申请数从12万多人增加至90多万人,当期个人摇号中签率从3.2%降至0.33%,个人指标竞拍的平均成交价从2万多元起步,一路直逼10万元,领跑全国。

“限牌”的日子里,有人苦,也有人乐,而对很多人来讲这竟成了一种“甜蜜的负担”。

故事

赶在“限牌”前夕“抢”到车

“现在付款、签合同还来得及,还不受政策约束,出了门开始,该摇号摇号,该竞拍竞拍了……”3年过去了,马浩东(化名)至今仍然记得电话那头,来自4S店销售员的急切催促。那是2014年12月29日17点多,香蜜湖一家汽车市场,他正通过电话远程指导女友在4S店“抢车”。

2014年12月29日下午,深圳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的通告》,决定从当天18时起,在全市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全市小汽车增量指标额度每年暂定为10万个。通告一出,多部门组成“执法队”立即封锁部分4S店,禁止汽车交易。就在“通告”生效前后半个钟里,不少4S店都上演了“抢车大战”。

“那天我人不在深圳,去天津出差了,试驾福特的一款新车,而这款车也将在第二天面向中国市场推出。当时我心里还暗喜,如果新车推出,我看中的老款车或许就会降价了。”马浩东把自己称为“穷苦”年轻人——毕业后只身来到大城市打拼,租房住,搭公交,全凭省吃俭用攒下积蓄,梦想着在深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小汽车。

2014年底,来深未满一年的马浩东听到不少关于“限牌”的传言,已攒下10多万元存款的他当即决定,在来年元旦买车。

2014年12月29日下午,马浩东在天津试驾。后座一朋友看着手机,突然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深圳‘限牌’了!”马浩东的心顿时“咯噔”一下。他把车停在路边,打开微信,发现朋友圈早已被“限牌”的消息刷屏。他立即打电话给在深圳工作的女友,让她到他家找出户口本、银行卡和身份证,火速赶往4S店,找到销售员买车。折腾了1个多小时,直至晚上7点左右,才把购车手续基本办妥。

但事情并未就此过去。由于不是在18点前付款,马浩东需要将购车材料送去公证,能否给车上深圳牌,取决于3个月后的公证结果。这也意味着,当天购车的消费者还要承担花高价买了一辆“空车”的风险。对于马浩东来说,这3个月充满煎熬,直到指标最终确认,一切才算尘埃落定。

2015年3月27日,马浩东在生日的第二天,终于迎来人生中的第一辆车。而这一天,距离深圳小汽车车牌首次摇号和竞价已过去两个多星期。

先上一个外地牌

“限牌令”出台不足一个月,2015年1月23日,《深圳市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暂行规定》及《深圳市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实施细则》正式发布,明确单位或个人新增、更新小汽车,应当按规定通过摇号或竞拍的形式申请取得小汽车指标。

2015年3月9日,深圳举行首次摇号,首期通过摇号方式配置的小汽车增量指标共6667个。

“当时傻傻地刷朋友圈看热闹呢——大家都在4S店排队买车,结果没过一年我也要买车。当时不了解摇号这事,去了4S店才知道这牌子要怎么上。”回想起两年前买车的经历,小刘(化名)长吁一口气,露出无奈的笑。

2015年5月,刚办下深圳户口没多久的小刘决定买车。4S店的销售员告诉他,深圳车牌已经不让上了,要么摇号竞价,要么上个外地牌。“我早就听身边的人说摇不到,也懒得弄。而且我买车就花了5万块钱首付,我身上一共就5万元,哪里还舍得再拿3万块钱去搞一块‘铁牌’,再说也没那么多钱了。”考虑到东莞车管所距离较近,小刘希望上个东莞车牌,但他从销售员处得知,“深圳‘限牌令’已‘延伸’到东莞,持有深圳户口的车主不给上东莞车牌”。别无他法,小刘只好额外多花3000块钱上了一个惠州车牌。

像小刘一样选择外地车牌的市民不在少数。深圳交警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截至2016年4月1日,“限外”以来深圳市道路上有接近三成出行小汽车使用外地牌,“本地化使用”的外地小汽车使用频率是深圳车辆的1.44倍。经统计,2015年年初在全市行驶的“本地化使用”外地车共7.4万辆,年底增长至11.06万辆,增长了48.7%。

摇号,

每月一次的期待,0.33%的希望

对此,继2014年12月29日发布“限外”举措,对工作日早晚高峰期市区内道路限制外地牌照车辆行驶之后,2016年4月15日起,早晚高峰时间,深圳交警对非本市核发机动车号牌载客汽车在深圳全市范围行驶路线和区域进行调整,限行区域扩大至全市所有区域(新区)。这对家住龙华、工作在福田的小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2016年12月,小刘和女友一起加入摇号的行列,说好谁先摇到,车就转到谁名下。

一年过去了,幸运之神仍未降临。2017年12月26日,2017年最后一期摇号结束。“又没中。”看着满屏的荧光黄方格(摇号未中显示黄色),小刘撇撇嘴,嘀咕了一句,“以后要是全面‘禁外’,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把车卖了,或者开回老家给我老爹用。”

未受到幸运之神眷顾的车主并非只有小刘。据深圳市交委统计,2015-2017年,当期个人摇号申请人数从122574人增加至902364人,当期个人摇号中签率从3.19%降至0.33%,企业摇号中签率从100%降至3.08%。随着一次次的摇号,中签率逐渐降低到一个令人绝望的概率,多次摇号不中的人群开始将目光投向拍卖场。

竞拍,

车牌成交价令众人望而兴叹

2015年7月,参加3期摇号未果的严莹莹(化名)转向竞价。“第一次报10000元,第二次15000元,接下来20000多元……”严莹莹尝试了4期竞价,每期报价根据上一轮的竞价结果成千上万地增加,却总赶不上成交价的上涨速度,“最接近的一次只差了2000元”。看着成交价一路上扬,经济状况受限的严莹莹无奈重回遥遥无期的摇号行列。

有人退出,也有人蜂拥而进,深圳车牌的价格隐隐有了飙高之势。“2017年,我就感觉车牌价格涨得特别快。尤其是从第八期以后,数额几乎是一期一个首位数字,7、8、9……,一期一刷。”同样从第4期开始参与竞价的商晓君(化名)第一次就以14000元的报价竞得了牌照,打那之后就没再多关注车牌的消息。2017年12月25日,这一年的最后一期竞价结束,深圳个人车牌平均成交价达到95103元,又一次刷新历史记录。疾速飙高的车牌价格顿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热议焦点,也让商晓君不由得惊叹。

据市交委统计,近3年通过摇号和竞价共配置小汽车增量指标31.4万个,实际上牌26万个。同时通过对驾驶人和车辆更新条件的限制,小汽车转移登记或注销后未能取得更新指标共计10.5万个。通过“控增减存”,增量调控政策累计抑制至少约66万辆的潜在小汽车增长。

另辟蹊径,拥抱新能源车

平均成交价9.5万元的数字背后,隐藏的是众多生活在一线、二线城市人们的焦虑——好不容易攒够钱想要买一辆车改善出行品质时,却发现自己似乎早已没有了选择。

与中签率不断创新低相呼应的是,小汽车指标一直呈下降趋势。以北京为例,2014年至2017年,小汽车指标年度总额降至15万辆,4年总额为60万辆,这其中还包括了17万辆的新能源车指标,且新能源小汽车指标在总额中的占比在逐年增加。2017年,北京新能源车摇号指标增至6万辆。2018年至2020年,新增机动车指标会下降到每年10万辆。在新能源汽车指标逐年上升的趋势下,普通小汽车指标将进一步缩减。

摇号如此艰难,车牌又这么贵的时候,回过头来看,直接上牌、无需摇号,按照“审核通过时间优先、申请报名时间优先”的原则,符合条件并通过资格审查后,就能直接发放相应增量指标的新能源车型反而成为不少人最理想的选择。

“仍然有很多人没有车牌,他们要付出很大的成本才能获得一个很正常的东西。”马浩东认为,道路越来越堵,确实要治堵,但城市道路的拥堵是已有车的人造成的,而为此承担拥堵责任的,却是没车的人,“拥堵不是我造成的,为什么我要买单?”小刘与马浩东持相似的看法。在小刘看来,“单双号限行或征收拥堵费,同样缓解道路压力。”

烦恼

没车,怎么保住那块昂贵的“牌”

30岁的小王(化名)名下有普通小汽车更新指标,上面明确了2018年3月6日到期,尴尬的是,现在的他没钱买车。为了保住这个珍贵的指标,他想了许多办法。

面对摇中号,车号临限期前无法购车的困境,一种被二手车场称为“切实可行,经济划算”的方式逐渐显露出来。

“前两年,这种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买个几千块钱的小面包车。但随着国II、国III车即将被取缔,这就快行不通了。现在我们都是‘养牌子’,安全可靠还方便”,当听说记者手头上有临期车牌指标,想找人挂靠一下时,二手车场的销售人员郑某立马就来了精神。他口中所说的“养牌子”,是指将摇到的车牌过户给车场内闲置的二手车,以此来延期车牌的使用日期。

实际上,这样的灰色操作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之前帮人养过一年,费用大约两万,不过现在没这么贵了,过户费一次600元。”而一年最终的费用则取决于过户给其他车主的次数,“那得看生意好不好,有没有人来车场买车咯,不过根据以往的状况来说,一年也就十次左右”,粗略估算,所谓的“养牌子”,一年大约要花费6000元左右。

网上的一些深圳摇号吧里,不少帖子都标注了“指标出租”字样,有的甚至表示可以通过律师公证。面对这些不靠谱的方式,小王表示,“万一出了什么事故、车祸,那不得我来承担责任?”

据现有规章制度,指标不允许买卖和转让。“但将指标挂在车场的车上,不涉及指标的买卖。”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林茜表示,因此尽管一个指标会被过户到很多车上,但都只是唯一的指标主和不断变化的车场车之间的关系。

在被问及“养指标”有无法律问题时,林茜称,“这个不太好说,因为法律未明确规定,因此不能说触及到法律。”但林茜承认,“养指标”或“租指标”的确存在风险,“如果不签署合同,指标主就没有法律保障。”

林茜建议,如果不得不采用此办法,要事先查明使用指标车主的相关证件是否齐全、有无违章记录等情况,并签署书面协议。根据深圳的相关法律规定,当车辆出现问题时,只要证明指标主无过错,就不会被问责。

回应

“限牌”对缓解拥堵

改善环境发挥积极作用

一块“铁牌”何以在短时间内迅速逼近10万元?市交委在给晶报记者的回复中分析称,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限外”政策催生本地车需求,参与竞价人数显著上升。以2017年9月为例,参与竞价人数达到9582人,环比增长109%。

同时,新增考场陆续启用,持有驾照的人数快速增长,进一步释放了购车需求。2017年8月1日,深圳市5个新科目三社会化考场启用,近三个月“消化”科目三待考考生约20万人。

此外,价格的快速增长易引发竞拍者的恐慌情绪,增加竞价过程中的盲目性。2017年9月、10月和11月平均成交价格分别为5.85万、6.74万和8.25万元,环比分别增长14%、15%、22%;而参与竞价的人数分别为9582人、8466人和7627人,10月和11月竞价人数环比分别下降12%和10%。尤其是10月和11月,在竞价人数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平均成交价格仍然加速上涨,显示市场出现“过热”情况,竞拍者可能存在盲目跟风等非理性行为。

市交委在回复中表示,根据评估结果,深圳小汽车增量调控政策有效遏制了小汽车保有量过快增长,对缓解交通拥堵、改善大气环境发挥积极作用,为公交发展和交通治理提供了专项资金,产生了积极的社会效益。市交委将根据评估结果以及市政府的工作部署,进一步完善优化深圳小汽车增量调控政策。

反响

让市民自觉少用车方为长久之计

“机动车保有量高确实给道路造成负担,影响道路通畅,会带来安全隐患。所以控制机动车保有量是应该的。”车主商晓君认为,治堵从限牌开始是应该的,而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发展大公共交通。“假以时日,要是公共交通像日本那样便利,人们反而觉得车是一种累赘,那时候人们对车的需求自然会减退的。”

对于“限牌”3年来的表现,市政协委员王雪也有话要说。王雪表示,车牌限购的主要目标是通过行政限制加经济手段控制小汽车总量,征收拥堵费的目的是通过经济杠杆减少小汽车出行。两者的方向是一致的,就是在人口密集大都市, 控制拥车减少用车,推动公交出行绿色出行。除了“限牌”的手段以外,还需要提高交通领域的公共服务水平,让一个城市的公交出行、绿色出行对市民越来越有吸引力,这样才能让市民形成控制用车与减少用车的自觉性。(晶报记者 陈雯莉 王子键 实习生 崔委婉/文 刘宁宁 金羽泽/图)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