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联播 > 正文

隐藏在深圳的瑰宝 古老手艺应让世界知道

2017-10-31 14:43:35来源:

土生土长在平湖村的刘旦华,一直研究和发掘纸龙制作工艺,是纸龙工作坊的负责人,他如数家珍地向记者介绍纸龙的发展今夕。

仔细寻觅,你能从深圳的某些角落挖掘出让一座现代城市意外的宝藏——凉帽、纸龙、木艺、釉彩……这些古老的手艺如珍珠散落于繁华都市间,让人不禁遥想老宝安时期那些穿街走巷的能人巧匠们,用一双巧手满足乡邻的日常所需和精神追求,也为许多年后在这座城市踌躇满志的年轻人留下一些乡思与遐想。

这些民间匠艺中,有的因着某些时运得以继续留存。更多的正面临传承“断层”,只好“逢山开山,遇水涉水”,坚守着民间手工艺传承发展之路。

客家凉帽

风华远去,传承迫在眉睫

深圳龙岗甘坑村,张航燕坐在椅子上,絮絮叨叨地讲述着甘坑客家凉帽曾经盛极一时的情况。去年他摔了一跤,在医院躺了半年。摔跤前,他是甘坑客家凉帽的第六代传人,眼光精准,刀锋手快。摔跤后,他的脑部留下了后遗症,做工再也快不起来。意外来得突然,张航燕还没来得及培养出合格的凉帽编织传承人。

客家凉帽的历史掠影与客家妇女的朦胧倩影重叠在一起。《潮州志·丛谈志·物部》载:“客俗妇女,晴夏皆戴凉帽,制用竹织。其式为圆箔,中开一空以容顶髻,周围缀以绸帛,或以五纱、罗布分五幅,折而下垂。既可周遮头面,而长夏操作,可以迎风障目,名曰凉帽,又曰苏公笠。”

旧时,客家女性出门、下地、赶集都要佩戴凉帽。遇到心仪的女孩,客家小伙子可从对方佩戴的帽穗颜色来判断要不要上前追求。倘若穗带是白色,表明未婚,可大胆追求,但若是红色,便是心有所属,有缘无分。

客家村落里,甘坑的凉帽最为出名,有着200年的制作历史。新中国成立后,甘坑村因家家户户织凉帽卖而出名,被命名为“凉帽村”。20世纪50年代,甘坑村被定为广东省唯一的凉帽外贸生产基地,甘坑村民们用砖瓦垒起1000多平米的凉帽工厂。70年代,16岁的张航燕进厂当学徒时,甘坑凉帽发展达到鼎盛,每月要生产4500多顶,一半出口港澳地区、东南亚及英美等国家的唐人街。

张航燕记得,当时村里没有汽车,工厂就安排小伙子们骑自行车往文锦渡送货。10个人一队,每人载200多项帽子,来回拉两趟才能送完货。很辛苦,但大家心里都乐开了花。当时其他村都没什么收入,他们村的进工厂做凉帽,学徒月工资都有22元,资历老的师傅一个月能拿到60元。

时间进入80年代,城市化进程加速,需要下田种地的妇女迅速减少,款式新颖的太阳帽取代了凉帽,甘坑凉帽式微。到90年代后期,甘坑全村只有张正保一户人家织凉帽补贴生计。2002年张正保去世后,村里不再有人织帽卖。

印染着农耕文明纹理的客家凉帽濒临失传。它的制作复杂细腻,有33道工序和复杂的分工,技术没有文字记载,全靠师徒传授和实践积累。幸运的是,2006年,甘坑凉帽被纳入深圳市非遗文化保护范畴,张航燕等老匠人成为保护对象。

然而,从2006年至今,甘坑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方法动员年轻人学习凉帽制作。直至去年,张航燕受伤,传承迫在眉睫,甘坑村以招聘的形式,开出月薪招人专职学习凉帽编织。村里给全村男女老少发送招聘信息,最终只有两人报名。

这两人从最难的编制和咬竹开始学。村里原本希望他们能在一个月内学好两道工序,然而现在已过去近两月,学习情况并不乐观。

原本销量红火的凉帽现在仅供展示使用。偶尔也会有人上门购买,留作纪念。他得出价至少200元才能与耗时一周的人力成本相对等。

推荐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