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深圳旅游 >正文

怒江峡谷深处的美丽风景

2017-09-05 11:10:47 来源:深圳旅游
标签:


峡谷深处的村庄。

尽管如今的怒江不再是人迹罕至之地,但路途依然迢迢。

憨厚的阿弟

飞机一降落在昆明,我们立刻去落实长途大巴车票。由于前往怒江州府六库的汽车班次少而又少,于是只能先去大理。在大理,再转乘每天仅有的两班去往六库的巴士。而到了六库,才算是怒江之旅的开始。

从这里,壮阔而神秘的怒江大峡谷伴着金沙江、澜沧江向北一直延伸。其间,担当力卡山、高黎贡山、碧罗雪山、云岭山脉四座南北走向的褶皱山系由西向东排列,独龙江、怒江、澜沧江三条大江深切谷交错其间,因此怒江大峡谷是世界上最长的高山峡谷之一。六库,算是进入怒江大峡谷的门户。当然,除了波澜壮阔的风景,居住在峡谷里的居民更是奇特,甚至一个家庭里的成员,也会分属不同的五、六个民族。怒江的神秘有一部分就是来自于它容纳了全国近40%的少数民族,共有包括怒族、独龙族、傈僳族、普米族等22个民族。这些山里的居民信奉基督教、天主教、藏传佛教、本主教四种不同的宗教,并且令人惊奇地和谐共生。

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习俗与不同的信仰,却能生活在一片大山中、甚至一个屋檐下,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据说,这里信仰基督教的人,不烟不酒、不嫖不赌,每周参加五次礼拜雷打不动,同时他们都是正直诚实的山中“绅士”。

走出六库长途车站不远即是一栋现代化酒店,对面则是一些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式建筑,挑担卖水果的摊贩大都聚集在大桥头,偶尔时髦的小汽车飞驰而过。作为秘境的门户,六库镇已然快速城市化了。本以为传说中正值纯朴的怒江人早已成为道听途说了,直到我遇到司机阿弟。

阿弟是福贡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往返于六库与福贡之间运送乘客。在这条狭窄而曲折的怒江小道上,村镇之间的交通主要就靠这种贴着“农村交通”的面包车。人们走访亲戚,往来集镇都是靠这种车。我们提出包车去福贡,准备好好讨价还价一番。年轻的阿弟却淡然地点头,“好的!”对我们提出的价格,阿弟想都没想就应承下来。这个价格很多当地人是不愿接受的,路虽然不远,但着实不好开。而且作为游客,我们随时会停下来拍照游玩,既耽搁时间又麻烦。但阿弟,这个怒族小伙子却永远笑呵呵地说:“好!”。甚至到了福贡,我们提出次日还租他的车,于是阿弟居然没有结清车钱就笑呵呵地开车走了。让人不由得感叹他的诚信概念,对我们这些陌生人竟然没有丝毫的猜疑。如今公路路面修得不错,怒江变得开放了不少,但我们依然认为这里还是秘境,一个童叟无欺,夜不闭户的淳朴秘境。

重丁村的传奇

从北京出发一直辗转经昆明、大理、六库、福贡直到贡山县的丙中洛,怒江公路几乎到了尽头。这里地处中缅印和滇藏交汇区域,是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的结合部,东有横断山脉海拔5000多米的响朗腊卡山和碧罗雪山,西有喜马拉雅山的延伸山脉高黎贡山,北有石门雄关,南有贡当险岸和日当坡,一起呵护着丙中洛这块纯净的桃源之地。阳光晴好,由于近日少雨,怒江呈现出如碧的宁静和温柔。群山层叠,去往重丁村的路盘旋着穿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道旁桃花盛开,就地取材的石片屋顶掩映在五彩斑斓之中。偶尔露出一点青色调节着太过艳丽的风景,让一切都显得恰到好处。

远远就看到朦胧的油菜花的尽头露出洁白的塔楼,塔楼上的十字架告诉我们,重丁村教堂到了。一个矮小的藏族老阿妈人替我们打开教堂的大门让我们参观,忽然想起这里可有个全国闻名的老人——丁大妈。果然就是她。导演田壮壮拍的纪实电影《德拉姆》中有一段,就是关于丁大妈家和重丁村教堂的。丁大妈也是这里比较早把自家开发成客栈接待游客的当地人,又是教堂的钥匙管理人,因此在旅行者的眼里,丁大妈算是这里的传奇人物。

重丁村教堂是一栋不大却很漂亮的教堂。十九世纪末,他从康定经盐井来到据此不远的西藏察隅县的察瓦龙地区传教,后于1921年,任安守决定在重丁村修建教堂,他特意从剑川请来了工匠前后花了十年时间,于1935年建成。在这偏远的山区,教堂谈不上多大,和四周更为简朴的木、石结构的民居比起来,却显得颇为巍峨。大教堂两旁为住楼,中为礼拜堂,还建有两座钟楼,洁白的墙壁上画着美丽的装饰画。1937年,在这里生活了近40年的任安守去世,他的墓就在重丁教堂旁边,永远陪伴着他的教堂。



朴素的环境却凸显了教堂的美丽。

天堂花园

次日,我们准备从丙中洛村出发,沿着通往西藏的公路察隅的丙察公路徒步前往20多公里以外的小村子秋那桶,一路将经过四季桶、雾里村。在怒族语中,桶是“和平、平安”的意思。一路平缓的怒江如碧玉般蜿蜒缠绕,两岸桃花盛开、山岩耸立。依傍着江岸的半山腰上的公路两旁是有小村落出现。而江的另一侧,则是过去往来滇藏之间的重要贸易通道——茶马古道。那是一些几乎不可辨识的、藏在陡峭的山坡上的小路,而到了几乎呈90度的悬岩地段,人们不得不在立面上开凿一种隧道。

最美的一刻,总是突然出现在眼前:隔着怒江远眺,在对面山坡上云雾蔼蔼中,一栋栋黑色高脚木墙石板屋点缀其中,一派宁静的田园风光,这就是有中国最美村庄之称的雾里村。要去雾里村,就要从公路的一侧经过一座桥,再穿过那些开凿出来的山路前行。从村里的朝红桥继续前往秋那桶,徒步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雾中雾里村

秋那桶是怒江大峡谷北端的最后一个村子,再过去十几公里就是西藏的察瓦龙了。秋那桶是丙中洛最美的地方。和怒江所有村寨一样,秋那桶村里也有一座天主教堂,木制的中式结构,看起来更像一座传统的中国寺庙,但屋顶上高耸的十字架却分明地树立在那里。在这个小小的世外桃源,居住着怒族、藏族、纳西族等各个少数民族。清晨和傍晚,教堂的钟声响起,说不同语言的村民一道步入教堂,双手合十,诵经、向主感恩。礼拜天,人们换上最好的衣裳来这里做弥撒,唱圣诗。

转到教堂的后面,一个不起眼的墓碑上记录了那个在秋那桶住得最久的传教士——四川康定县打箭炉人李文曾神父。李文曾神父生于一八七一年,来到秋那桶时还是年轻人,直到八十七岁终老于此。感叹时间太短,看不完这里的风景,感受不尽朴素善良的民风,只能打道回府。回到丙中洛,我住的旅馆老板娘也为我们可惜,丢下一句话:“到了秋那桶,才到了花园的门口啊!”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