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联播 >正文

她用8年时间写书陪儿子成长

2017-08-18 16:30:39 来源:资讯联播
标签:


《沐阳上学记》书影



儿童文学作家萧萍和她的儿子小沐阳。

■晶报记者 罗婉

“你怎么这么调皮!”“你为什么老是和我们唱反调?”父母们面对不安分的“熊孩子”,这些话常常脱口而出。但是,又有多少家长能意识到,对于带着“一身反骨”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来说,很多时候,个性其实是他们的财富。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萧萍就看到了自己孩子身上与生俱来的这种财富。八年前,她以日记的形式,纪实而生动的笔触记录下儿子沐阳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成长过程中的故事,由此形成了一套四卷本的《沐阳上学记》。其中,《沐阳上学记·我就是喜欢唱反调》刚获得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日前,萧萍携新书来到深圳中心书城,与原深圳市南山区后海小学校长、阅读推广人袁晓峰进行对谈,与读者分享其创作心得和教育理念。

打动读者的是真诚

在创作《沐阳上学记》前,萧萍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儿童文学作家,创作过大型儿童诗歌剧《蚂蚁恰恰》、国内最初的分级阅读小说系列《开心卜卜》以及诗集《狂欢节,女王一岁了》等作品,与此同时,她还是一位在课堂上“叱咤风云”的大学教师。

然而,当真正成为一名普通妈妈时,看似熟知所有教育规则和理论,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天马行空的她却在现实中“傻了眼”。因为在儿子上小学前她一直采取“放羊”政策,孩子连“识字班”是什么都不知道;当在重点小学入学时,别的孩子都带着简历,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准备以致被老师责备“你们是怎么当家长”,她突然迎来了现实的“重重一击”。

“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在现实中,我却只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甚至倍受打击的母亲。”萧萍坦言,当时她在《儿童时代》杂志上设有一个专栏,就想借此机会记录下自己作为母亲真实的焦虑和疑惑,这便是《沐阳上学记》创作的初心。在61个母子沟通交流的小故事里,她直言不讳地描绘了“择校”“小升初”“艺术考级”等现实家庭普遍的教育难题,坦白自己作为母亲所有的不易与欣慰。“如果说《沐阳上学记》有哪一点能打动读者的,就是它的真诚。”萧萍说。

儿童文学也要像孩子一样“玩”起来

与其它儿童文学作品不同的是,《沐阳上学记》在文体上做了大胆的探讨,包含了童诗、故事和日记体,每篇都由这三个部分组成,“口语体”写作的“童诗现场”,像一个淘气男孩子带有粗糙感和飞行速度的喃喃自语;接着是以沐阳口吻书写的“沐阳讲述”,让人分不清是生活诗还是儿童话,是故事直播还是现场述评;最后则是“接地气”的“老妈日记”。“现场”配合“讲述”,纪实性的故事加上日记体的“混搭”,使得作品的叙说更像是儿童日常生活的多声部大合唱。

聊到写作体例的创新,萧萍也像孩子一样兴奋起来。“我承认我是个玩性大的人,这一点也表现在创作上,”她说,“与其说是我刻意地混搭,还不如说这就是孩子本来的生命质地,混沌与天真的自然状态。”在她看来,国内儿童文学总是显得相对拘谨。然而,既然是儿童文学,那么创作者就更应该像孩子一样,乐此不疲地勇于探索和实验。

实际上,这样的文体实验也并不是水到渠成的。比如书中更受儿童读者欢迎的第二部分——沐阳讲述,就一度令萧萍踌躇不定。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第三人称“全知全能”般的视角更好操作,而选择以孩子第一人称的口吻来书写,便需要作家化身为孩子,用他们的眼睛来看世界,难

度更大。写到第二年,萧萍逐渐在书写中找到与孩子合二为一的感觉。

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为儿童代言

有一次,参加完“六·一”童诗表演排练的沐阳回到家,生气地把帽子一甩,嘴里嘟囔着:“什么狗屁诗歌,我一点都不爱。”萧萍一问,才知道学校让孩子们朗诵的诗里有“啊,我爱你!长满草的操场”之类的句子。这件事使她十分触动,“看到杂草,孩子们本能只会想到玩耍、打滚,怎么会想到爱不爱呢?”由此她联想到,很多童诗其实只是大人的矫揉造作,创作者认为这些意象蕴含着童年的美好,但字句里藏着的恰恰是一个“衰老的灵魂”,是老年人回望青春的感慨,只会让孩子们觉得莫名其妙。相比而言,孩子随口说出的“葡萄有红的有绿的,红的葡萄比较甜,因为那是太阳公公尝过的”之类的句子,本身就蕴含着诗意。基于此,如果大人能正确地引导孩子打开对生活的嗅觉和触觉,作文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

萧萍十分认同作家周作人曾提出的“有意味的没有意思”这一个儿童文学的标准。她认为,很多儿童文学作品总是想要在故事中赋予教育意义和价值,却往往忽略了趣味才是让孩子提起阅读兴趣的前提。对于此,袁晓峰则认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为孩子代言。”《沐阳上学记》能引发很多孩子与家长的共鸣,正是因为里头沐阳对父母、老师的抱怨,对男女同学间关系的困惑、对世界的好奇,都是很多孩子真实的想法;而“妈妈日记”中母亲的纠结与焦虑,更能让大多数父母感同身受,理解彼此的不易与难处,甚至为家庭关系的处理找到一种新的思维和角度。

有趣的是,曾经有一个每期追看《沐阳上学记》专栏的孩子,和沐阳同班了几年,却一直不知道这个同窗就是《沐阳上学记》中的沐阳,直到她拿到《沐阳上学记》的书时,才知道原来真的有沐阳这个人!萧萍说,“这就是真实与虚构的好玩——她不当真,就会期望着有一天自己变成里面的人物,当她一旦当真,她的世界就在成长中豁然开朗。因为这样的作品陪伴了她五年——这个穿越文本的过程,是体验成长和情感亲历的过程,有不得其解的纠结,也有彼此相遇的会心,更有脑洞大开的通透敞亮。”萧萍相信,只有走进小读者内心的作品才能触动他们,引导他们的情感升华,发出最动人的光泽。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