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学校 >正文

教育时评:毕业季,承担责任的开始

2017-07-07 17:19:04 来源:教育学校
标签:

  【毕业典礼的记忆和情怀】

  又是一年毕业季。整个夏天,各个学校都在忙于操办毕业礼,从个性化的毕业创意到独具匠心的现场布置,从典礼氛围的营造,到嘉宾精心准备的致辞,不管是以颁发毕业证为标志的官方性典礼,还是以师生餐会为特征的小范围聚会,无疑都是想通过这么一次隆重且形式多样的活动,与校园生活作一个告别,为毕业学子道一个祝福、表一个期盼。

  起源于西方中世纪大学的毕业礼,绝不仅仅是圈外人看来的一场“热闹”,而是其经久以来附着的那种厚重的、隐含着丰富价值取向的仪式感,使身处这一温馨感人场景中的学子们,有泪水也有欢笑,有离弃也有不舍,有悔恨也有感恩,有释怀也有震撼,有回忆也有憧憬。对学校来讲,它是送给学子们的“最后一课”,是重温校园生活、感悟校园文化和大学精神的最集中的一堂课;对广大学子来讲,它是以他们为主角的并与老师、同学和母校彼此建立心灵链接的一个重要契机。而对其中任何一名学生来说,毕业礼都是他们人生的一次不同凡响的节点,不仅是对一个阶段学业成就的公开肯定和确认,也是对其几年来累积的酸甜苦辣情绪的释放和了结。与此同时,毕业礼也是他们进一步成长的加油站,更是他们接受思想洗礼、打点行装、走向下一人生阶梯的驿站。

  那么,在情感交汇、思想奔涌的毕业礼中,广大学子们究竟收获了什么?

  几年的校园生活,不能只像一辆急匆匆穿过一片美丽景区的观光巴士,而是奔着收获而来,带着收获而去。几年来,我们收获了知识、涵养和能力,收获了恩情、友情和爱情,但最重要的收获,应该是一份属于自己的责任和奉献。因为,毕业礼不只是对一段岁月的告别,也应是学业完成后承担责任的开始。自大学在中国诞生以来,毕业礼的主题也自然离不开责任与奉献,许许多多毕业生都认为自己应有国家和民族的历史担当。新中国成立以后,毕业生更有一种做大事的“舍我其谁”的气度与抱负,上海师范大学前校长杨德广教授就是这么一位代表。

  初中毕业时,老师一句“健康地为祖国工作50年”的话打动了杨德广,从此使他这个生来营养不良、身体瘦弱的贫苦家庭出身的孩子开始坚持在操场上跑步。因买不起鞋子,有时他赤着脚在煤渣跑道上跑。他坚信,只有身体好,才能有所为,才能为国家多作贡献。2010年,已退休的他还不忘这句话。他卖掉了自住的房子,加上多年积攒的讲课费和稿费共300万元,支持3所学校贫困学生完成学业。2012年,为帮助甘肃4所乡村学校的贫困生,他又筹集了200万元。多年来,他生活上精打细算,从不下一次饭馆,也从未为自己添置一件像样的衣服,把节省下来的钱全都用来扶持贫困生。现如今,杨德广教授虽已77岁高龄,但仍然精神矍铄地站在教学科研工作的第一线,奔走在乡村学校和田间地头。

  这种始终如一的责任和奉献,就是一种“家国天下”的情怀。作为生活在这个伟大新时代的莘莘学子,作为祖国事业发展的未来中坚,我们肩负着更大的历史使命与社会责任,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创造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5月3日考察中国政法大学时对学子们所教诲的那样,当代青年要树立与这个时代主题同心同向的理想信念,勇于担当这个时代赋予的历史责任,励志勤学、刻苦磨炼,在激情奋斗中绽放青春光芒、健康成长进步。(作者:罗志敏,系云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