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婚姻生育 >正文

深圳全面二孩生育高峰来临

2016-11-09 10:54:19 来源:婚姻生育
标签:深圳全面二孩生育高峰来临

距离深圳“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已10个月了,深圳“全面二孩”生育高峰来临,据了解,2016年孕产妇平均年龄29.6岁。

十月怀胎,政策释放的生育高峰的到来让分娩量同比大幅上涨。而与之相呼应的是,深圳高龄高危产妇比例也明显增加。这些搭上生育末班车的高龄妈妈们,不仅要承担潜在的生育危险,还要面对人到中年再生育给家庭乃至事业格局带来的改变。如何打赢这场“一个人的战争”,似乎是生育政策转型期中必经的阵痛。

深圳全面二孩生育高峰来临 2016年孕产妇平均年龄29.6岁

20袋红细胞、25袋冷沉垫、19袋血浆、3袋血小板,累计一万多毫升的血液制品终于保住了明洋的命。

在明洋做过剖宫产手术的疤痕处,胎盘像大树盘根般深深扎入子宫内壁。如果胎盘自行剥离极可能引发子宫破裂,危急母子性命。

只好让医生手术剥离。过程中,明洋的子宫出血过多不得不被切除。于是,在相当于给全身换了3次血后,32岁的她终于迎来了第二个宝宝,却从此牺牲掉再次做母亲的机会。

今年元旦,深圳放开“全面二孩”政策,明洋成为21.2万多个孕妈妈中的一员。市妇幼保健院用统计学模型预测,深圳今年像明洋这样的高危产妇有可能超过2200例,比去年增加294例。

这个数字是随“全面二孩”政策后高龄孕产妇数量激增而上涨的。据深圳市卫计委通报,“全面二孩”以来,全市分娩量相比去年上涨,高龄、高危产妇比例明显增加。对比去年,孕产妇死亡人数在每10万人中增加了2.79人。

数字背后的趋势值得警惕。医学上将35岁以上孕妇列为高危孕产妇。她们不仅要为再生育承担潜在的生命危险,还要面对人到中年再生育给家庭乃至事业格局带来的改变。而这些,似乎是生育政策转型期中个人必经的阵痛。

潮水般涌来了

距离“全面二孩”政策落地过去10个月了。十月怀胎,接踵而来的是应运而生的“政策二孩”。

赵坤和她的同事还没来得及做好人手扩充,来医院生孩子的人就比去年增加了10个百分点。“跟潮水似的涌了上来。”

赵坤是深圳远东妇儿科医院大产科主任。10月23日到25日连续3天,她所在的产科平均不到1小时就接生一个新生儿,24小时分娩量超过了25个。产科护士长从早上7点40开始排床,到下午四点半还有6个孕妇在待产区等待床位,而产科病区的床位从原来的103张加到了110多张。护士长不得不给门诊的同事打电话,招呼后者别再接收假临产孕妇。

产科门诊量也在增加。分娩高峰来临之前,每位医生每天人均接诊量约30人,现在这个量增加了2倍多。最忙的时候曾有产科医生一天接诊百余例,顾不上吃饭上厕所,还需要加班来完成接诊量。

这种现象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更加突出。作为全市唯一一家三甲妇产科专科医院,市妇幼保健院承担了今年全市分娩量的10%。原本一个产科病区的核定床位为35张,现在高峰期不得不挤着住下80人。

最先反映出生育高峰到来的是门诊量。按往年规律,每年1~3月是门诊量最低谷,10~12月是最高峰。而根据市妇幼保健院提供给记者的数据和分析,今年1~3月与2014年的10~12月高峰相当,4~6月达到历史最高峰,比上年度同期增长了近30%。9月的分娩量达到2.13万,为历史9月的最高峰、历史单月的第三高。

由于就医心理普遍青睐大医院,生育高峰的负荷主要压在了大医院头上。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姚吉龙有些愧疚地描述员工超负荷的状态。夜班医生加班到中午甚至下午才能下班。有孕在身的医护人员无法很好地养胎。尽管“全面二孩”已放开,不少与配偶分居但没空休假的医生无法有计划地备孕,有的医生替别人治不孕不育却没空调理自己的身体、配合家人怀孕。

所有现状都表明,“全面二孩”政策释放的生育高峰已经到来。

惊险末班车

“全面二孩”政策给高龄妈妈们捎来了生育末班车。多数人中年得子、喜出望外,甚至有51岁通过试管婴儿怀上双胞胎的珍稀案例。

而那边厢,高龄产妇的生育风险日渐攀升为热门话题。不久前,国家卫计委公布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半年来,出生人口数量明显增加,同时,高龄孕产妇比例增高,孕产妇死亡率出现升高趋势。

据统计,2016年上半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为18.3/1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30.6%。全国孕产妇死亡率在去年提前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荣誉感还未消退,今年形势已变得严峻。

相比全国的数据,深圳的孕产妇死亡率仍处于低位。市卫计委监测数据显示,2016妇幼年度深圳全人口孕产妇死亡19例,死亡率为8.97/10万,远低于全国水平。

卫计委官方解释,相比上一年度,今年度的深圳孕产妇死亡率有波动,但增长幅度未超过近五年的平均水平。不过有些趋势仍值得警惕。今年度,深圳的高危产妇比例、高龄产妇比例、疤痕子宫产妇比例比上一年均明显增加,而这些危险因素都可能增加孕产妇死亡的风险。

医学上将35岁以上孕妇列为高危孕产妇,这部分人群的不孕率、自然流产率、早产风险率、围产儿死亡率等生育风险增加,同时还面临更严重的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病、甲状腺疾病等妊娠合并症威胁。

远东妇儿科医院副院长张秋娟观察到,在医院的产科门诊部,几乎每位医生在接诊中都可能遇到生二孩的妊娠期糖尿病孕妇,通过B超等检查发现的六指症、腭裂和心脏、肾脏等部位有问题的胎儿也在增多。

有一位37岁的孕妇让张秋娟印象十分深刻。二孩政策放开后,这位妈妈想再怀一个,但她的卵巢功能低下且月经不规律,很难再孕。张秋娟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帮她调理,终于怀上。然而,第24周的四维彩超检查发现胎儿有三度腭裂,市妇幼、北大深圳医院两家医院联合会诊结果也是如此。考虑到三度腭裂的治愈率很低,那位妈妈最终选择放弃。

“这是非常典型的案例。高龄产妇孕育二胎时,并发症、合并症的风险会增高,因此孕前夫妻双方要做好系统的身体评估,坚持孕产检。”在张秋娟的调理下,这位妈妈在继续备孕。

医学业内有一种说法是女性的子宫不长孩子就长肌瘤。张秋娟认为这不纯是玩笑,国际上很多研究表明,高状态的孕激素能抑制一些疾病的发生,保护女性身体。生三个孩子的女性子宫肌瘤、乳腺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等疾病发病率都会下降。

然而在深圳,女性平均生育年龄还在攀升。在今年的生育高峰中,深圳孕产妇的平均年龄达到了29.6岁,是近6年来的最高值。其中,深圳户籍产妇的平均分娩年龄更是到了32.19岁。在市妇幼保健院,深圳户籍二孩产妇年纪最大的有47岁。而与之相关的是,深圳的低出生体重儿比例、早产儿比例、出生缺陷儿比例等异常发生率都在增加。

这些数字足以让任何一位妇产科医生紧张。在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赵晓山26年的从医记忆中,以前怀孕几乎是28岁以内的人的事。而现在,高龄孕产妇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将越来越多。

深圳全面二孩生育高峰来临 2016年孕产妇平均年龄29.6岁(2)

政策关照

赵晓山最先表达对这一问题的担忧是在今年1月底的市政协会议上,当时距离深圳落实“全面二孩”刚好过去一个月。

身兼政协委员和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二职,他在会上为即将到来的高龄准二孩妈妈潮振臂高呼。“符合政策的60后、70后已成高龄产妇,她们面临和一般育龄产妇不同的风险,应该有更多的举措来关爱她们。”

他提案建议政府加大投入,为高龄二孩产妇提供免费的产前筛查,同时增加更多产前诊断、产中优生优育和产后健康恢复服务,给予高龄二孩产妇更多生理上的关怀。

不久后的种种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十分必要的。在市卫计委公布的2016年度死亡的孕产妇中,高达52.6%没有做到基本的产前保健。“很多高龄孕妇生第一胎时很顺利,认为有经验了,第二胎不需要做太多检查,”姚吉龙这样解释多数高龄二孩孕产妇轻视孕产检的原因。部分有妊娠合并症、危重症的孕产妇没在专业的大医院治疗,或是因为转会诊通道不畅,错过最佳抢救时机。

忽视产检危及的不仅是母体,还有胎儿。张秋娟前不久就接触到一个。那位孕妇没有定期检查,想凭头胎经验养胎。到26周的时候,孕妇突然感觉没了胎动,到医院检查,发现已是死胎。

这些没做孕产检的孕妇,除了部分是缺乏保健意识外,还有的受限于经济困窘。“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以来,深圳每个季度会召开深圳市妇幼保健医院院长季度例会,各妇幼保健院院长、各区分管妇幼业务的区领导参会总结每季度孕产妇死亡率和死亡原因,研寻应对方法。通过例会,姚吉龙发现今年度的19例死亡孕产妇中,有2例危重孕产妇因为费用负担没能住院或放弃治疗。

“应该加大‘降消’项目的免费以及减免政策宣传。”他向深晚记者表示。

姚吉龙提到的“降消”项目,是指国家为降低孕产妇死亡率、消除新生儿破伤风而投入经费实施的卫生项目。具体在深圳,记者从市卫计委了解到,市、区财政对孕产妇产检和住院分娩补贴生育保险、贫困孕产妇住院分娩和急危重症孕产妇抢救经费。从2012年开始,全市常住人口可享受免费婚前及孕前检查。针对“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新生儿发病率上升问题,市财政从今年开始每年安排2903万元经费,以80%的比例补助先天性甲状腺功能减低症、苯丙酮尿症等四种新生儿遗传代谢疾病的检查。

深圳对于孕产检的财政投入对比全国处于领先的位置,不过正如赵晓山所担忧的,“全面二孩”后高龄孕产妇需要的关照已经超出了现有政策的补给。例如基因检测,政府的补贴只涵盖几种常见疾病的检测,而现有检测范围已扩大到了几十种,剩余需要自费的部分价格不菲。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