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婚姻生育 >正文

深圳产妇信息又遭泄露 泄露事件为何一再发生?

2016-05-23 10:48:08 来源:婚姻生育
标签:深圳产妇信息 又遭泄露

继3月份深圳市上万条医院产妇信息被曝流入市场后,又有产妇电话住址被曝遭泄露。近期,罗湖一家儿童摄影店被指获取多家医院产妇电话及生产日期等信息,推销给婴儿拍“满月照”等业务。

桂园派出所的民警正在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取证。

继3月份深圳市上万条医院产妇信息被曝流入市场后,又有产妇电话住址被曝遭泄露。近期,罗湖一家儿童摄影店被指获取多家医院产妇电话及生产日期等信息,推销给婴儿拍“满月照”等业务。罗湖警方接报后突查影楼,现场查获数百条产妇电话住址等信息。自今年3月份起,深圳已曝光多起产妇信息遭泄露事件,如何避免公民信息遭泄露,是相关部门当下需要关注的问题。

Q群妈妈:影楼冒充医院推销满月照

线索提供人周城(化名)从事的行业与产妇有关,也有从事婴儿纪念品工作的朋友。据其介绍,自上次南都独家报道《深圳又有上万条产妇信息被曝泄露》后,有非法获取产妇信息从事婴儿纪念品推销的公司已经暂停营业。不过近期,他偶然了解到,仍有儿童摄影公司通过未知途径获取多家医院产妇电话、生产日期等信息来推销业务。

周城介绍,在一个由妈妈们组成的Q Q群中,有妈妈反映:有儿童摄影店冒充医院推销宝宝满月照业务。周城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群中还有妈妈反映:有人员冒充医院人士推销催乳等服务,服务费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根据周城所述,这家儿童摄影店位于罗湖区,主营业务即是给婴儿拍摄“满月照”、“亲子照”等,其拓展业务的方式是根据未知途径获取到的产妇生产日期、电话等信息,来推算宝宝满月的日期,随后逐一致电,谎称与医院合作可以上门拍摄满月照。

周城提供的数据显示,这些遭泄露的信息包括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罗湖区人民医院、北大深圳医院等,信息有的是ex-cel表格形式,有的则被打印出来,按照产妇生产的医院分类,每名产妇信息均包括姓名、宝宝性别、生产日期、电话、详细住址等。南都记者随机致电回访,发现该名单信息电话、住址信息准确,有不少产妇电话信息项目中包括两个电话,回访中有产妇表示是夫妻两人的电话。

根据ex cel表格数据统计,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生产的产妇信息遭泄露的有1000多条,在罗湖区人民医院生产的产妇信息也有近百条,在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生产的产妇信息有几十条,此外还有一些福田区人民医院、私立医院等的产妇信息。周城介绍,部分数据是一名曾在该公司工作过的人李莉(化名)提供的。

电话推销:业务员称成功率九成

李莉提供的由其拍摄的店内文件等资料显示,日常电话推销中,该摄影店会将这些数据打印出来,随后分配给负责电话推销的两三名业务员。在一些打印出来的信息表格中,还有该店业务员标记的致电产妇后的推销结果,如“未接”、“不拍”、“上午9点”、“不需要”、“下午两点”……在一页共16条产妇电话信息的表格上,电话预约成功标注有时间的信息有4条,标注“再联”有两条,成功率并不低。

资料显示,该影楼在推销业务时,还有打印出来的“说辞”,如其中一页纸上注明了电话接通后该如何问话:“您好,是××女士对吧……凡是在××医院出生的宝宝我们免费给您上门拍满月照并免费送您3张……”李莉提供的录音显示,在她刚到该公司时,还有专人指导她电话推销业务,比如教她用手机打,因“手机打接的人更多”;推销业务时“不能说地址,要让产妇说”等等。

录音显示,该儿童摄影店业务员在推销业务时还会称与医院合作,比如电话中自称是“××医院拍照的……那边只给我们电话,详细地址没给我们”。录音中该店内一名工作人员还介绍,上门拍摄时,“盐田、大鹏、宝安都不去,一般都是罗湖、福田、龙岗,龙岗的社区成单比较高”,另有工作人员则称,“一天最多约5家,不能太远,成功率几乎90%,很少人不拍的……”

医院反应

多家涉事医院称正调查或已报警

这次遭泄露信息的包括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罗湖区人民医院、北大深圳医院等。对此,北大深圳医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正在内部核查。深圳市妇幼保健院一名副院长表示,会转给相关部门调查和处理。

罗湖区人民医院则表示,目前新生儿的信息是通过信息系统直接上报给市妇幼医院和区妇幼院,由产科专人负责上报。该院接触妇幼信息的人员已签保密协议,不会泄露患者的相关信息。此外,此信息格式与罗湖医院上报给妇幼的信息格式完全不符。该院的新生儿信息是自动上传到市妇幼和区妇幼的,并与上户口、计生等信息都有相关接口。医院从未与影楼有合作项目,也未给任何影楼提供患者信息。目前罗湖区人民医院已报警,希望警方介入彻查。

警方说法

罗湖警方:店主称产妇信息通过Q Q群获得

针对南都记者反映的线索,罗湖警方表示,18日下午,罗湖公安分局桂园派出所接到报案后,迅速到场调查。民警在该影楼现场发现打印好的医院产妇的个人信息,并将影楼负责人朱某及前台文员杨某带回派出所调查。经查,店主朱某反映民警查获的部分产妇信息是其今年4月底通过QQ获得的,共230条。其在一个QQ群询问有无满月小孩的名单,群里一网友说有,然后将230条产妇信息发到朱某邮箱,并告知这部分信息可免费试用,如果信息准确,接下来再要求朱某按2元/条购买。朱某收到信息后,下载并打印,后按照网友的交代将邮箱信息删除。朱某称,截至目前根据打印的信息共拨打了5个电话,拨通了2个。办案民警随后对影楼的电脑进行了仔细检查,未发现有产妇信息电子文档。

罗湖警方表示,由于朱某的行为尚未达到“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刑事追诉标准,无法立案;且《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干扰他人正常生活也达不到处罚条件。目前,桂园所已将朱某训诫后释放,要求其不得再以非法渠道获取他人信息。警方还将根据这条线索继续侦查。

追问

深圳产妇信息泄露为何一再发生?

自今年起,深圳市已发生多起医院产妇信息遭泄露事件。3月份,曾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做过保安的人士私下通过医院电脑拍摄孕妇电话信息,卖给家政服务类公司,泄露数据保守估计有几千条之多。本报独家报道后,两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隔天,又有圈内人士爆料几万条产妇信息流入市场,这些信息除了电话外还包括详细住址,大多数信息都准确无误,但其来源及流向等无法得知。

深圳市卫计委曾就该事件回应称,该信息与人口管理信息系统可能相关,不排除整合其他人口信息数据加工而成,系统建设、使用和维护涉及多个部门和公司,已报警方处理。深圳市卫计委当时还称,接到举报线索后第一时间召集信息系统使用、维护人员开展自查自纠,严厉谴责并坚决查处任何泄露孕产妇个人信息的行为。

事实上,对于公民信息泄露事件,公安部也曾开展过打击行动。2012年,在公安部统一部署指挥下,20个省区市公安机关开展集中行动,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挖出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44个,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024起。彼时,公安部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涉案信息内容包括金融、电信、教育、医疗、国土、工商、公安、民航等多个部门所掌握的公民个人信息,部分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服务机构中有机会接触公民个人信息的工作人员是泄露信息的“源头”。

3月份深圳市上万条医院产妇信息泄露两个月后,又有影楼被爆获取到产妇电话信息推销业务,同样涉及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北大深圳医院及各区人民医院等,遭泄露数据同样达近千条。这些信息到底是如何流入市场的?遭泄露的产妇信息实际数量有多庞大?“源头”是谁?相关部门有无工作人员涉及其中?目前这些问题仍待调查。采写:南都记者徐全盛

店主朱某告诉民警查获的部分产妇信息是其今年4月底通过Q Q获得的,共230条。其在一个Q Q群询问有无满月小孩的名单,群里一网友说有,然后将230条产妇信息发到朱某邮箱,并告知这部分信息可免费试用,如果信息准确,接下来再要求朱某按2元/条购买。——— 罗湖警方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