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圳热线 > 社保 > 沃尔玛员工在多个城市罢工 自称带社保的小时工 >正文

沃尔玛员工在多个城市罢工 自称带社保的小时工

2016-07-16 12:42 来源:网络综合
  2014年,沃尔玛在华新开25家门店,关闭了17家门店。安徽省和湖南省是关店最多的省份,都关闭了4家门店。

  “新的薪酬制后,只开了一个月工资,比原来少了几十块钱。综合工时制最重要的是原来一周工作五天,现在按小时算,一周工作变成六天。理论上可以加班,多劳多得,但时间是固定的,无法多挣钱,是在变相减少人工数量。”7月13日,一位在北京沃尔玛工作四年的男员工陈明(化名)表示。

  尽管沃尔玛方面在过去几年屡次否认了“裁员”的说法,但在员工看来,沃尔玛超市内工作人员的数量确实出现了减少。

  对于这项制度,沃尔玛中国区负责人13日在接受公司秘闻(ID:high3c)采访时表示,新工时制不会影响收入,全新的小时化管理模式更加符合零售行业时紧时松的工作节奏,在更好地服务顾客的同时,也让员工实现了工作生活的平衡,进一步鼓励员工多劳多得。同时,这一制度是建立在员工自愿的基础之上的,如果不同意,可以继续实行原有的标准工时制。

  沃尔玛在中国连年“做减法”

  2015年,麦肯锡调研显示,中国互联网消费人群中仅16%在实体店购物。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去超市次数越来越少,实体超市线下客户流失严重。

对于此次裁员,沃尔玛方面称,这一管理模式更加符合零售行业时紧时松的工作节奏。

  除此之外,在电商冲击及成本上行的压力下,沃尔玛一直在积极的布局线上平台。

今年1月15日,沃尔玛对外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269家店铺,其中美国本土门店154家,海外市场115家。

  有分析人士认为,1号店这么多年已经成为沃尔玛包袱,沃尔玛发展线上接连失利,结盟京东,标志着全渠道零售时代的到来。自身业务发展面临困境的沃尔玛希望借助京东突破物流位置的限制,通过O2O模式力挽中国市场的颓势。

  在今年5月改为“综合工时”制度之后,全职员工每天工作4-11小时,每周工作3-6天,每周20-66小时,每月平均标准工时为174小时、加班工时不超过36小时。

(图为Dirk Van Den Berghe)

  沃尔玛同时下调了对2016—2017财年的营收预期,预计该财季销售额将基本停止增长,而之前的预测为增长3%至4%。

(图为Dirk Van Den Berghe)

  在沃尔玛中国即将迎来新的高管之前,沃尔玛正在加快城市重新布局。沃尔玛内部人士表示,目前,一二线城市行业发展已经饱和,随着三四线购买力的上升,沃尔玛将加快三四线的布局。

  这已不是沃尔玛中国区第一次在员工问题上引发纠纷,从2012年起,沃尔玛连年在中国区进行公司结构和人事方面的调整,每次调整几乎都伴随着外界对沃尔玛用工制度的质疑。

  另一位在北京沃尔玛工作一年左右的女员工王芳(化名)表示,“现在我们都是小时工,来这就是做奉献,混个社保。”

  2016年6月,沃尔玛转让1号店给京东,沃尔玛将获得京东4.97%的股份。

  此外,介于大超市和便利店之间的“精品超市”业态也在兴起,截至2015年底,罗森在上海共有461家门店,而顶新集团旗下的全家便利店,在上海的门店数量接近1000家。并且,随着汽车大量普及,一二线城市的交通拥堵状况日趋严重,前往位于商圈的大卖场购物逐渐成为令人苦不堪言的体验。

  沃尔玛员工认为,新规则可能导致工作时间安排不稳定,变相减少人工成本,而且单方面实施新工时制度让他们处于被动。

  今年1月15日,沃尔玛对外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269家店铺,其中美国本土门店154家,海外市场115家。

  从7月1日开始,沃尔玛南昌、成都、重庆、深圳、哈尔滨多地门店的基层员工出现罢工情况,原因是沃尔玛在中国区推行了一项“综合工时”制度,由原来的标准工时,更改为按小时计薪。

  在上述背景下,今年6月初沃尔玛宣布了中国区换帅决定,沃尔玛中国总裁兼CEO柯俊贤将回到英国Asda担任总裁兼CEO,上述决定于7月11日生效。现任沃尔玛加拿大总裁兼CEO Dirk Van Den Berghe将在8月22日调任中国。Dirk也将兼任亚洲区域总裁一职。这将是三年内沃尔玛中国区迎来的第四位总裁。

  类似的现象在其他商场超市也有体现,北京大成食品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企业一直和北京大型超市合作,但是这几年超市销量少很多,企业重点已经放在天猫、东京这样的电商平台,特别是这两三年更加明显。

  2015年7月,沃尔玛完成对1号店的全部收购,全资控股该公司。机构统计显示,2015年,沃尔玛中国的网络市场份额为1.6%,位居第6位,远远落后于阿里巴巴的46.9%,和京东的20.1%。

  中国区频“换帅”,加快三四线布局

  陈明也表示,“现在整个商场买的人越来越少,专柜销售人员比之前少了2/3,刚来的时候整个部门有10个销售员,现在只有三个,一天两个人,还有一个负责替换休假的。”

  为表达对综合工时制的不满,从7月1日至5日,南昌、成都、哈尔滨等多地门店的员工停工维权,每家店有数十人参与。

  自1996年进入中国以来,沃尔玛在中国一直采用的是标准工时制,全职工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5天,每周40小时。

  近年来,沃尔玛连续在中国区进行公司结构、人事等方面的调整,而随着三年内第四任中国区总裁即将在8月份到任。沃尔玛也在尝试向三四线城市加深布局,以缓解电商带来的激烈竞争和成本压力。

  这与沃尔玛员工对公司秘闻(ID:high3c)的描述大相径庭。

  沃尔玛亚洲区CEO贝思哲14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能理解”员工的这一行为,“实在不能理解,我们的好意为何会被曲解。可能是因为员工基数太大。我们在全球有240万左右的员工,要让所有员工都满意的确不太可能。部分员工停工事件的背后是有些煽动事件的前员工,这些前员工在煽动谣言。经过一段时间的协调,已经有95%员工接受了新的人力系统。此前停工的员工基本都恢复了工作。”贝思哲称。

  一场“综合工时”制度改革,让沃尔玛在中国再度陷入一场“窘境”。

  2014年底,沃尔玛宣布在中国区裁员250人,其中涉及118位中高层管理人员。据悉,此次裁员包括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商店,涉及到采购、信息系统、合作事务、市场、运营、供应链等多个部门。